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全民女神,重生腹黑千金 234:親了她一下,溫蘭的變化


    這句話幾乎脫口而出。

    穆青璃也大概是第一個連名帶姓的叫傅蘭深的人。

    偏偏,傅蘭深還覺得很好聽的樣子。

    嗯,他一定是中毒了,而且中毒不淺。

    “沒大沒小。”傅蘭深很好的將自己的情緒隱藏住,伸手拍了拍穆青璃的腦袋。

    “你不要臉還不讓人說了”穆青璃白了傅蘭深一眼,想騙她叫他哥哥?

    沒門!

    傅蘭深也沒生氣,反而低眸笑問:“我哪里不要臉了?”

    穆青璃道:“都一大把年紀了,還想騙我叫你哥哥,這不是不要臉是什么?”更重要的是,他居然還厚著臉皮問他哪里不要臉。

    跟傅蘭深相處這么長時間,穆青璃這是第一次知道,傅蘭深居然這么厚臉皮。

    虧她以前還覺得傅蘭深是個霸道總裁來著。

    傅蘭深笑著道:“那你也可以像以前那樣叫我七叔,但這樣一來的話,安安就變成你的姑姑了。”

    穆青璃抬眸看向傅蘭深,無語的道:“傅先生,你好意思占一個小姑娘的便宜嗎?”

    明明都是可以當叔叔的人了,非得老黃瓜刷綠漆......裝嫩。

    “占便宜?”傅蘭深驚訝地看向穆青璃,“你說我在占你便宜?”

    “你以為呢?”穆青璃微微挑眉。

    傅蘭深輕笑出聲,語調低沉的道:“璃璃,我覺得你可能對占便宜這個詞語有什么誤解。”

    語落,還不能穆青璃反應過來,傅蘭深便微微傾身,伸手抬起了她的下頜。

    在穆青璃的一臉懵圈中,他慢慢地吻上了那蒼翠欲滴的紅唇。

    微甜。

    穆青璃看著那壓下來的冷峻五官,腦海中頓時空白的一片。

    臥槽!

    這是什么情況?

    她這是被人強吻了?

    不對,傅蘭深不是不喜歡女人嗎?

    天哪,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這個吻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幾乎是一觸即離。

    相比穆青璃的驚愕不已,傅蘭深可謂是一臉的鎮定自若。

    他語調緩緩的道:“璃璃,這才叫真正的占便宜,你剛剛那叫用詞不當。”

    穆青璃還是有點懵。

    畢竟。

    這是她的初吻。

    須臾,穆青璃才反應過來,伸手狠狠地擦拭著下唇瓣,氣呼呼地道:“你不是不喜歡女人嗎?為什么要親我?”

    傅蘭深這個大豬蹄子,還騙她說自己不喜歡女人呢!可穆青璃看他的動作倒是嫻熟的很,想來應該是用同樣的招數,禍害了不少的小姑娘。

    真是人面獸心,斯文敗類......

    傅蘭深眉眼含笑,反問道:“你不是每天都要這樣親胖熊和酸奶嗎?難道你是把它們當成了男人?”

    穆青璃無語地道:“那我能和胖熊酸奶一樣嗎?”

    傅蘭深真是太無恥了!占她便宜也就算了!還嘲笑她不是人!

    這口氣簡直不能忍!

    “有什么不一樣?”傅蘭深伸手捏了捏她的臉,眼底深處是望不到底的黑。

    “它們是動物,我是人!”穆青璃一把拍開傅蘭深的手,“不許捏我臉!”

    這一下她用足了力氣,成功的在傅蘭深的手上留下一個紅印子。

    傅蘭深神色如常,薄唇輕啟,“人其實也只是個高級動物而已。”

    “你這是強詞奪理!”穆青璃氣得臉都紅了。

    傅蘭深眉眼含笑,“我這明明是言之成理。”

    向來能言善辯的穆青璃,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敗了下風。

    狗男人真是太狗了!

    穆青璃拉著臉,轉身就走。

    嘛的!

    真的好氣哦!

    偏偏,打又打不過,說又說不過。

    傅蘭深立即追上穆青璃的腳步,賠笑道:“璃璃,生氣了?”

    穆青璃冷哼一聲,扭過臉去,不理這個狗男人。

    傅蘭深接著道:“璃璃,別生氣了,我剛剛只想給你做個示范而已,沒想真占你便宜的.......”

    穆青璃還是不理他。

    “璃璃,我給你道歉,對不起,我錯了!我發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傅蘭深接著道:“璃璃,其實你知道的,像我們這類人,眼里是沒有男女之分的,我親你跟親胖熊或者親酸奶是沒什么區別的。”

    其實此時穆青璃心里已經沒有剛剛那么別扭了,畢竟,傅蘭深說的好像還挺有道理的,但為了表示她還是很生氣,穆青璃依舊不理他。

    見穆青璃還是不理他,傅蘭深彎腰,將臉湊過去,“璃璃,要不你再親回去?”

    “滾一邊去!誰要親你?想得倒是挺美的!”穆青璃一巴掌拍向傅蘭深的臉,就跟拍大狗似的。

    此時傅蘭深,哪里還有半點人前那副高高在上的傅家七爺的樣子?

    “那你現在能原諒我了?”傅蘭深跟狗皮膏藥似的,又黏了上去。

    “不能!”穆青璃繼續高傲臉,一副‘爸爸現在很生氣’的樣子。

    “璃璃,那你要怎樣才能消氣呢?”傅蘭深接著問道。

    聞言,穆青璃瞇了瞇眼睛,瞬間計上心頭,轉頭問道:“我要你怎樣,你就怎樣?”

    “當然。”傅蘭深毫不猶豫地點頭。

    穆青璃接著道:“有一句話怎么說來著?”

    傅蘭深道:“什么話?”

    穆青璃提醒道:“就是那句君子一言,四什么來著?”

    傅蘭深很配合的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穆青璃微微一笑,打了個響指道:“就等你這句話了。”

    傅蘭深:“......”他怎么感覺自己好像掉到了坑里?而且還是爬不起來的那種?

    果不然穆青璃的下一句話就是,“傅先生,那麻煩你現在就學幾聲狗叫給我聽聽。”狗男人,當然是跟學狗叫最配了!

    穆青璃感覺自己真是太機智了。

    傅蘭深表情很不好的問道:“璃璃,你是認真的?”

    穆青璃微微挑眉,“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傅蘭深搖搖頭,“不像。”

    穆青璃笑著道:“那你現在就開始學狗叫吧。”

    傅蘭深猶豫了下,接著道:“璃璃,我們能在商量一下嗎?”

    穆青璃鐵面無私的道:“并不能。”語落,她又拍了拍傅蘭深的肩膀道:“老傅啊,其實學狗叫挺簡單的!你就想想胖熊平時是怎么叫的就行了。”

    老傅?

    傅蘭深不著痕跡地皺眉,他怎么感覺這個稱呼比七叔還要難聽?

    這人還真是無時不刻的都在嫌棄他老......

    “璃璃,要不我學個貓叫給你聽聽?”傅蘭深接著道。

    穆青璃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輕地晃了晃,“我就要聽狗叫。”

    傅蘭深深吸一口氣,“好吧!”為了后半生的幸福,今天他就豁出去這張老臉了!

    “汪......”

    穆青璃笑著道:“聲音太小我聽不見。”

    傅蘭深加大分貝,“汪。”

    “還是太小。”穆青璃繼續刁難他。

    傅蘭深繼續加大分貝。

    一連重復了十遍,穆青璃這才滿意地拍了拍傅蘭深的肩膀,“不錯不錯,老傅啊,你這學得真是太像了!都可以直接和胖熊交流了。”

    傅蘭深:“......”

    因為這幾天雪下得挺大的,道路上積了一層厚厚的冰,并不適合開車出門,所以兩人是走著去超市的。

    年關將至,超市里都是置辦年貨的人們。

    有情侶,有一家三口,也有兄弟姐妹......

    音響正循環播放著《恭喜發次》年味非常足。

    傅蘭深推著購物車,穆青璃懶得走路,就坐在購物車里,因為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所以穆青璃也沒覺得不好意思。

    “我們多買點堅果吧?”穆青璃轉眸看向傅蘭深。

    傅蘭深點點頭,“好。”

    “還有香蕉味的牛奶,多拿幾盒。”

    總之,不管穆青璃要買什么,傅蘭深都點頭應允。

    俊男靚女的組合,不知道引來了多少人回眸相看。

    羨煞旁人。

    到了要付款的時候,傅蘭深卻直推著購物車,堂而皇之地從vip的通道走了出去。

    “哎,”穆青璃伸手拉了拉傅蘭深的衣角,“我們忘記付錢了。”

    傅蘭深卻一臉不在意的道:“璃璃,你聽說霸王餐嗎?”

    穆青璃都驚呆了,“你還想吃霸王餐?”

    傅蘭深認真地點頭。

    “你是認真的?”穆青璃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傅蘭深微微點頭,“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語落,傅蘭深還沒等穆青璃反應過來,就推起了購物車,快速地奔跑了起來。

    穆青璃都無語了。

    她沒想到,傅蘭深居然還有吃霸王餐的一天......

    “停下,快停下,咱們這樣是不對!”

    傅蘭深置若罔聞,繼續奔跑著。

    他速度很快,卻準確無誤地避開了每一個行人。

    風馳電掣。

    直至,兩人出了超市,傅蘭深才放慢了速度。

    穆青璃接著道:“咱們這樣不對,快回去付錢!”

    傅蘭深一本正經的道:“反正咱們已經跑出來了,也沒人發現什么,別怕!出了事,我兜著。”

    穆青璃無語的道:“你這人怎么這樣呢!趕快回去!”

    見她這么認真,傅蘭深沒忍住輕笑出聲,伸手敲了敲穆青璃的腦袋,“傻丫頭,我就是隨便說說而已,你還當真了?”

    穆青璃松了口氣,“那你還不趕緊回去付錢。”

    傅蘭深接著道:“其實剛剛哪家超市就是傅氏集團旗下的,要不然,你當超市里的安保人員都是吃干飯的?”

    穆青璃沒好氣地給了傅蘭深一大巴掌,“我發現你最近真是越來越欠揍了!”

    其實沒了七叔這個束縛也挺好的。

    至少,她對傅蘭深可以想打就打了!

    再也不顧著他是長輩了!

    傅蘭深就這么推著穆青璃回到了住處。

    家里。

    安安已經做好了晚飯,有菜有湯,真正的色香味俱全。

    穆青璃驚訝的道:“安安,你真是太棒了!”

    安安不好意思的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珍珠屋里的小巴巴吐槽道:“主銀,安安可真是繼承了你的精髓!”

    穆青璃無語的道:“我可以理解為,你這是在夸我嗎?”

    小巴巴忙不迭地點頭,“我當然是在夸你!畢竟說到自戀,主銀你可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穆青璃:“......”

    **

    臘月二十九這天,穆青璃接到了司徒景良的來電。

    說是司徒老太太最近身體有些不太好,想請穆青璃去看看。

    傅蘭深開車送她過去。

    二十分鐘后,車子停在司徒家大門口處。

    傅蘭深傾身下車,繞道副駕駛替穆青璃拉開車門。

    外面的溫度挺低的,穆青璃剛下車,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纖長的眼睫上掛上一顆潔白色的冰霜,給她增添了幾分妖冶感。

    “老傅,我先進去,你公司還有事,快走吧。”自從昨天的事情以后,穆青璃就習慣了叫他老傅。

    傅蘭深雖然有點不情愿,卻也不敢表現出來。

    “結束后提前給我發信息,我過來接你。”

    穆青璃點點頭,“嗯。”

    語落,穆青璃便轉身往大門里走去。

    就在這時,傅蘭深卻突然開口叫住穆青璃的背影,“璃璃!”

    “怎么了?”穆青璃不解地回頭。

    “過來。”傅蘭深朝她招手。

    穆青璃跑過去,“怎么了,神秘兮兮的。”

    傅蘭深將自己頸脖上的圍巾解下來,就這么地套在了穆青璃的頸脖上,一圈圈的圍緊,動作霸道又不容反抗。

    頓時,便一股煙草味襲面而來,微醺。

    直男式系圍巾,讓穆青璃幾乎以為傅蘭深這是要勒死她。

    “咳咳咳。”穆青璃咳得眼睛都紅了。

    “怎么了?”傅蘭深不解的問道。

    穆青璃無語的道:“你想勒死我嗎?”

    傅蘭深立即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對不起,我這就給你松松。”

    須臾,傅蘭深才將圍巾系好。

    穆青璃扯了扯圍巾,“其實我也沒那么冷,不用圍這個吧?”主要是她不喜歡這個圍巾的顏色,灰不拉幾的,難看死了,一點少女感也沒有。

    相比黑灰色,穆青璃還是更喜歡艷麗的顏色。

    “圍著,不許拿下。”傅蘭深又伸手緊了緊圍巾,寬大的圍巾,幾乎蓋住了她的小半張臉,灰白分明,尤其吸睛。

    穆青璃也不再拒絕,畢竟這是來自一個老人家的關心,她朝傅蘭深揮了揮手,“那我先進去了,再見。”

    傅蘭深目送著她離去的背影,直至看不見她的身影了,傅蘭深才驅車離去。

    冬日里的司徒家和夏季大有不同。

    古樸的園子被皚皚白雪覆蓋住,隨處可見的紅梅,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偶爾還伴著幾聲鳥鳴,安靜又祥和。

    因為來過司徒家很多次,所以穆青璃知道司徒老太太的住處。

    她一路走著,腳步不快不慢。

    就在這時。

    “撲通”一聲,一團黑漆漆的東西突然掉落至在地上。

    這突如其來狀況,讓穆青璃停下腳步,往那邊看過去,只見是一只羽毛鮮艷的鳥兒從樹上掉了下來。

    鳥兒看上去比普通的鳥類大一點點,此時因為受了傷的原因,想飛又飛不起來,在雪地里留下一條鮮紅色的血跡。

    冰天雪地里,顯得有些觸目驚心。

    穆青璃本就是死過一次的人,比正常人要更惜命,此時,她見不得有生命在她面前垂死掙扎,她輕輕走過去,彎腰小心翼翼地將小鳥撿起來,拖在手心里。

    小鳥在穆青璃的手心里不安的掙扎著。

    穆青璃輕輕地撫摸了它的小腦袋,“不要怕,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神奇的是,小鳥好像聽見了穆青璃的話一樣,當下便不掙扎了,抬頭,朝穆青璃叫了一聲。

    “啾~”

    穆青璃半蹲在雪地里,認真地給小鳥檢查著身上的傷勢,最終她在小鳥身上發現了三處傷痕,其中有一處竟然是木倉傷!

    很明顯,這是因為某些人非法捕鳥而造成的。

    因為子彈還卡在它的身上,而且現在沒有工具,想現在就取出子彈并不容易,所以穆青璃便先給它受傷的地方抹了藥。

    小鳥也許知道穆青璃這是在給它治療,所以并不抗拒,反而意外的配合。

    司徒景良從院子里走出來時,就見到了這一幕。

    身穿米白色的羽絨服的女孩子就這么地蹲在雪地里,手上拖著個小鳥,眉眼認真,動作溫柔,和美麗的雪景幾乎融為了一體,讓人不忍心打擾。

    經過穆青璃的一番資料,小鳥的情況好了不少,但因為子彈沒有取出來,所以它暫時還不能飛。

    穆青璃伸手點了點它的小腦袋,笑著道:“小家伙,你先忍忍,我現在手里沒有工具,過一會兒我再給你做手術,取出子彈,到時候你就可以飛了。”

    “啾~”小鳥歡快的叫了聲。

    看到這里,司徒景良才知道她蹲在雪地里的真正意義。

    他抬腳,緩緩往這邊走來。

    剛好這時穆青璃也站了起來,看到司徒景良,她笑著打招呼,“司徒。”

    “璃璃,你怎么到了也不打個電話,我好安排人出去接一下。”司徒景良的聲音依舊溫良如玉,就如同他整個人一般。

    穆青璃語調淡淡,“我又不是不認識路,不用那么麻煩的,對了,老太太現在情況怎么樣?”

    聞言,司徒景良微微蹙眉,“還是跟三天前一樣。”

    穆青璃安慰道:“你不用太擔心,老人家在冬天有些不舒服是正常的。”

    “嗯。”司徒景良微微頷首,語落,司徒景良接著道:“這只鳥兒很好看。”

    小鳥很乖,站在穆青璃的左手上,一動不動,如果不注意的話,還讓人以為那是一個擺件呢。

    穆青璃解釋道:“這是我剛剛在雪地里發現的,它受了嚴重的木倉傷,對了,你們家有鑷子和手術刀嗎?”

    “有的,”司徒景良接著道:“我這就讓人去給你準備。”

    穆青璃道:“不急,咱們先去看老太太。”畢竟人命關天。

    “好的。”

    司徒老太太的房間在二樓,屋內的門窗都關得緊緊的,里面悶熱不已,讓人有些喘不過來氣的感覺。

    穆青璃打量著屋內的裝飾,不著痕跡的蹙眉。

    司徒景良問道:“璃璃,怎么了?”

    穆青璃接著道:“門窗長時間封閉的情況下,會導致屋內的空氣不流通,濕氣和有害氣體容易聚集,會產生胸悶、疲勞的感覺,尤其像老太太這種上了年紀的老人,長時間這樣的話,只會增加病情。”

    司徒景良從來都是無條件的信任穆青璃的,聞言,他轉眸朝身邊的傭人道:“快去把屋內所有窗戶都打開。”

    這名傭人已經跟了老太太有些年頭了,平時就有點恃寵而驕的感覺,她有些為難的道:“可老太太現在畏寒,強行打開窗戶的話,不是在加重她老人家的病情嗎?”

    如果不是穆青璃曾經治好過司徒景良的話,她都要懷疑,穆青璃到底會不會治病了。

    司徒景良神色一冷,“讓你去你就去!”

    因為有穆青璃在,所以他特地收斂起了渾身的戾氣,但讓人心神一震。

    傭人被嚇了一跳,“是。”語落,她立即走過去,將屋內的所有門窗都打開了。

    微涼的風從窗外吹進來,讓人也變得更加清醒了三分。

    司徒老太太躺在床上,意識有些不清醒。

    穆青璃將小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你先在這里待一會兒。”因為室內外溫差較大,所以她又脫下羽絨服和圍巾掛在邊上衣架上。

    衣架上,司徒景良的黑色風衣掛在另一邊。

    做好這些之后,穆青璃坐到床邊,開始給司徒老太太把脈。

    司徒景良安靜的站在一旁,連帶著邊上的小鳥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須臾,穆青璃松開司徒老太太的手。

    司徒景良立即問道:“璃璃,我奶奶她怎么樣?”

    穆青璃笑著道:“就是肝火有些旺盛導致的嗜睡,放心,不是什么大問題,開副藥吃一下就沒事了。”

    聞言,司徒景良松了口氣,“那就麻煩你了。”

    穆青璃微微一笑,“沒事,醫者的本分而已。”語落,她便拿起毛筆,低頭開始寫藥方。

    一筆一劃,力透紙背。

    盡顯霸道和帥氣!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幾乎沒人會相信這是一個女孩子的字跡。

    筆落,穆青璃將藥方遞給司徒景良,囑咐道:“服藥期間禁忌辛辣生冷食物。”

    “好的。”司徒景良伸手接過藥方,“就這些禁忌嗎?還有其它要注意的地方嗎?”

    穆青璃搖搖頭,“其他沒有了,如果后續出現什么新問題的話,你可以給我打電話。”語落,穆青璃又補充道:“對了,這期間一定要保持室內的空氣流暢,要不然這些藥吃了也是白吃。”

    司徒景良微微頷首。

    就在這時,有傭人從門外走進來,恭敬地遞給司徒景良一個醫藥箱,“少爺,您要的東西。”

    司徒景良伸手接過,轉頭看向穆青璃,“璃璃,你要的東西。”

    穆青璃沒想到她只是要個手術刀和鑷子而已,司徒景良就給她準備了一個醫藥箱。

    她先是楞了瞬,然后道:“我們換個地方吧,這里會打擾到老太太休息。”

    司徒景良接著道:“那咱們去客廳吧。”

    “好的。”穆青璃將羽絨服和圍巾披上,然后伸手拿起小鳥,跟上司徒景良的腳步。

    兩人一路走到客廳。

    司徒景良忙著給穆青璃倒茶拿零食。

    他舉止有禮,沒有半點逾越的地方,可還是讓周遭的傭人們都驚呆了。

    要知道,以前司徒景良最喜歡蘇蓮都沒有這樣的待遇,看來,這穆小姐還真是個不一樣的。

    雖然傭人們心底驚嘆,可面上仍舊保持淡定,生怕會惹司徒景良不快。

    穆青璃帶著醫用手套,小心翼翼給小鳥取著子彈。

    但因為取彈的過程中有些疼,小鳥并不像剛剛那樣配合,左躲右閃。

    司徒景良伸手抓住小鳥,“我來拿著它。”

    “麻煩你了。”穆青璃語調淺淺,手下動作未停。

    因為小鳥的體積不大,所以,不知不覺間,就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司徒景良只要微微低眸,就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似竹非蘭。

    很是好聞。

    跟那件風衣上殘留下來的味道一模一樣。

    不一會兒。

    穆青璃便從小鳥的翅根哪里取出一枚小小的子彈,然后給小鳥止了血,纏上了繃帶。

    “司徒,我能不能麻煩你件事兒?”穆青璃抬眸看向司徒景良。

    “你說。”只要穆青璃肯開口,別說是一件事了,哪怕是十件事,他也會答應的。

    穆青璃接著道:“因為我家養了一只狗外加一只貓,所以你能不能收養這只小鳥兒一段時間?”

    小家伙因為翅膀上的傷勢很嚴重,短時間內想展翅飛翔是不行的了,估計要休養一段時間,等到來年開春,才能展翅翱翔。

    其實穆青璃倒是很想將小家伙帶回家養,但酸奶和胖熊都太淘氣,她怕她那天不在家,那兩小只就將小鳥給玩死了。

    到時候,就是她的罪過了。

    司徒景良接著道:“這叫什么麻煩?當然可以。”不就照顧小鳥嗎?他一個人照顧十只都行!

    穆青璃沒想到司徒景良會這么爽快的答應,“那就謝謝你了。”

    “不客氣。”司徒景良和神色如常。

    將小鳥交給司徒景良之后,穆青璃就離開了司徒家。

    不過她并沒有發短信讓傅蘭深過來接,而是準備自己走回去,剛好順路購買一點溫蘭藥浴的藥材。

    見外面并沒有車來接,司徒景良便道:“璃璃,我讓司機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穆青璃淡淡拒絕道:“我的新住處距離這里沒多遠。”

    司徒景良接著囑咐道:“那你一個人記得注意安全。”

    穆青璃點點頭,“放心我會的,那我先走了。”

    “好的。”

    穆青璃攏了攏脖子上的圍巾,就在這時,天上突然飄起了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她抬手接了一片小雪花,雪花立即消失在掌心中,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司徒景良開口叫住了穆青璃的背影,“璃璃等一下,我去給你拿雨傘。”

    穆青璃微微回眸,“好。”

    司徒景良快速地跑了回去。

    約摸五分鐘左右,司徒景良再次出現在穆青璃身邊,遞給穆青璃一把黑色的雨傘,“璃璃給。”

    穆青璃伸手接過,“謝謝。”而后撐起傘,走進了雪中。

    不一會兒,她的背影就消失在皚皚白雪中。

    良久,司徒景良才收回視線,轉身回屋。

    回到家,司徒景良立即讓人送來了一套頂級的鳥舍裝備和鳥糧,不讓小鳥受一點點委屈。

    不僅如此,司徒景良還讓人將鳥舍裝在了客廳最顯眼的位置,方便每天都能親手照顧到它。

    甚至還專門給小鳥安排了一個夜間陪護的傭人,以防萬一小鳥在夜里發生了什么意外。

    **

    溫蘭這幾天過得非常開心,因為她明顯的發現,她的容貌和皮膚狀態,在這幾天發生了質的改變。

    皮膚變得細膩如牛奶,五官也變得精致無比。

    雖然之前她在穆青璃的治療下,變化也挺大的,但都沒有現在這般明顯。

    前前后后就像換了個人一樣。

    這種改變不是像數月之前那種循序漸進的改變,而是猛地就變成這樣了。

    溫蘭興奮的和穆青璃視頻聊天,報告她這幾天的大變化。

    穆青璃聽完之后,微微皺了下眉,問道:“溫蘭,你這幾天有沒有亂吃什么東西?按理說,我給你用的那些藥,不會有這么突飛猛進的效果。”

    凡事有利必有弊。

    穆青璃總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對勁。

    溫蘭搖搖頭道:“沒有啊,我一直按照你說的,這些天從來都沒有吃過食鹽,也沒有吃過帶眼睛的東西,而且還堅持鍛煉。”

    穆青璃接著道:“你確定?那你有沒有在外面餐館吃過東西?”

    溫蘭還是搖頭,“也沒有。”

    語落,溫蘭笑著道:“璃璃你放心好了!我的變化越來越大,這就說明你醫術高明,沒有給我用錯藥。”變美又不是變丑,所以溫蘭毫不擔心。

    聞言,穆青璃的眉頭蹙得更深,“溫蘭,你有沒有把你的變化告訴其她人,或者,有沒有人發現了你的異常?”

    溫蘭很篤定的道:“沒有,我沒有告訴任何人,而且我這些天出門的時候都是戴著仿生肉化著濃妝的,根本不會有人能發現我的異常。”

    “你確定?”穆青璃問道。

    溫蘭點點頭,“我非常確定!哎呀璃璃,你就別擔心了,我能變美是好事,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穆青璃拿著手機走到房間內,眉眼認真的道:“溫蘭,你聽我說,這件事真的很嚴重,因為一個不小心的話,咱們就功虧一簣了,我也很確定,我給你開得那些藥,在短時間內根本帶不來這樣的效果!這樣吧,我之前不是給你一瓶藍色藥丸嗎?你晚上睡覺前,吃一粒那個藥丸,如果早上醒來的時,你的枕頭上有血跡的話,那就說明,你這些變化是不正常的,如果枕頭上很干凈的話,那就如你所言,你的這些變化都是正常的。”

    溫蘭有些為難的道:“可你之前不是說,那個藥有退藥效的副作用嗎?”

    穆青璃接著道:“退一點點藥效,也比功虧一簣的好,而且,如果嚴重的話,甚至會影響到你的生命安全。”

    最后一句話,說得溫蘭渾身一震。

    “璃璃,你是認真的?”

    “嗯。”穆青璃點點頭,“溫蘭,你記得一定要把我的話放在心上,然后明天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結果。”溫蘭現在是她的病人,所以她必須要對溫蘭負責。

    溫蘭道:“好的璃璃,我知道了。”

    掛完視頻電話,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啃了一口。

    那果子長得奇特,正面看著像個梨,側面看著卻像個桔子,從上往下看,卻像個三角形。

    吃完水果,溫蘭拿起穆青璃說藍色藥丸,正準備吃下去,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溫蘭神色一緊,揚聲問道:“誰啊?”

    “蘭蘭,是我。”門外傳來白華裳溫柔的聲音。

    “華裳姐,你有事嗎?”溫蘭接著問道。

    白華裳接著道:“也沒什么大事,就是想來看看你,蘭蘭,你要是不方便的話,那就算了吧。”

    溫蘭從來不會拒絕白華裳,她接著道:“華裳姐,我現在在洗澡,能麻煩你在等一會兒嗎?”

    白華裳很善解人意的道:“那你慢點洗,我不著急。”

    溫蘭隨后將裝有藥丸的瓶子放在桌前,立即走到洗手間,開始喬裝打扮。

    約摸二十分鐘左右,溫蘭才開了門。

    這剛開門,才發現,原來等在外面的人不止白華裳,還有蕭愛。

    溫蘭有禮貌的打招呼,“華裳姐,蕭蕭姐。”

    白華裳溫柔的笑著。

    蕭愛意有所指的道:“你在里面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呢?害華裳姐等這么久!”

    白華裳微微皺眉,“蕭蕭,你要是在這么沒禮貌的話,就馬上離開這里。”

    聞言,蕭愛立即閉嘴。

    溫蘭笑著道:“沒事的華裳姐,你們快進來吧。”

    白華裳看向蕭愛,恨鐵不成鋼的道:“蕭蕭,你什么時候也能跟蘭蘭學學,收一收你的小脾氣,你這樣走到外面,是沒人能容忍得了你的。”

    蕭愛不甘心的道:“我知道了。”

    溫蘭接著道:“華裳姐,這么晚了,你過來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說啊?”雖然剛剛白華裳在門外說沒什么大事,但溫蘭總覺得,白華裳肯定是有事的。

    白華裳笑著道:“也沒什么大事,就是見你最近只去了青璃那里一趟,就沒再出門了,所以我擔心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