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開海 > 開海最新章節 > 第八十四章 家匠

開海 第八十四章 家匠


    從構圖上來看,關尊班所言不虛,南洋衛的蒸汽機確實轉起來了!

    雖然也只是轉起來,容易炸掉是因為不知道氣壓何況也沒有泄壓構造,沒有冷凝、沒有添水泵,依然不能投入使用。

    但陳沐覺得自己很偉大、關元固也很偉大。

    在這個世界的隆慶五年,或許是隆慶四年冬?明朝匠人關元固制作出第一臺蒸汽機。

    哪怕不能投入使用,但關元固邁步從無到有的第一步,這恰恰是對陳沐來說最難的地方,他知道蒸汽機是把蒸汽熱能轉化為機械能,但他不知道是如何轉化的。

    現在最難的一步已經被關元固做好。

    剩下的問題就只是再向前進步了。

    見到構圖的當日,陳沐提筆寫信派人快馬傳送南洋,請白元潔派兵好生看護關元固的心血,并向關元固提出下一步問題。

    雖然他不會造,但他有一雙能看出毛病在哪兒的眼睛。

    比方說活塞之間還不緊湊,這種問題要他在北方弄出更好的鉆床來解決;陳沐給關元固的任務就是把簡陋的蒸汽機再進一步,把蒸汽冷凝回流、思考添水泵如何運作、怎么測試內部壓力并適當泄壓。

    陳沐知道,這已經超出古代匠人的能力了。

    他們有極強的專業技能,也有獨特的奇思妙想,不過做出蒸汽機后再做點沒什么進步的小改良就已經達到其所能達到的最大限度,而陳沐給出的問題已不是這些才能所可以解決的了。

    但陳沐能給出問題的方向,如果讓他們自己找,當然找不到,別說沒有解決方法,就算有解決方法也想不到哪里有問題,更無從下手。不過這些事在陳沐給出最正確方向之后,最難的問題就已經解決了。

    “大量測試,把蒸汽爐規格與水量定下來,可以在外殼嵌一塊水晶來看水量,測試水消耗時間。加幾個閥門,水量低于閥門,外部閥門打開引水、并釋放爐內部分壓力。”

    陳沐在信里是這么寫的,同時還附送給關元固一份虹吸原理的構圖,讓他在南洋試驗。

    他不著急,三年五載甚至說一輩子他都用不上蒸汽機,但這個東西只要出來了,只要能投入實際使用并面向整個天下,將會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媽的,真的心累!

    看著騎手遠走,陳沐重重地嘆了口氣,他也想辦個學校,掛著格物的名堂教學生些什么物理、化學,搞出一大堆科學家,弄不好現在都能造飛機了——可他哪兒會什么物理化學?

    他會的物理,是炮彈出膛能把城磚打碎。

    他會的化學,是火藥點燃能把炮彈推出去。

    由此可見陳沐在物理學上有極高的造詣,論炮彈出膛轟碎二百不外什么東西,給他一門炮沒人做的比他強;但要說化學?他還沒個古代匠人懂得多。

    他的匠人正在除銀存金。

    因為陳沐想早些讓皇帝見到成果,所以向沈江要銀兩要的急。沈氏雖是豪商,一時半會湊出十數萬銀兩也絕非易事,因此收了市面上很多金銀。

    單純銀兩已經不夠了,還給陳沐送來八千多兩成色不太好的金。

    不是沈江誠心坑陳沐,在道德高于一切的時代,商賈沒有誠信是不能成就大業的。在金銀送來時沈江就說了,這些銀足量,但八千多兩金只能抵三萬五千兩銀。

    老金銀匠人指揮四十多個學徒把金子錘鍛成扁片,隨后一一剪成小塊裹上泥土,倒入坩堝中混以石粉融化,足色的金便能流出來。

    陳沐未穿官袍,裹著貂裘立在一旁看得興致勃勃,對匠人問道:“那石粉是什么?”

    “看你樣子跟著鎮朔將軍很受重用,也不回來干這苦差事,告訴你也無妨。”

    匠人興許只當他是將軍府走動的武弁,嚼著檳榔用時常干活干裂嵌著洗不凈黑色污漬的手抓起石粉讓陳沐看看,笑呵呵道:“這是硼砂,有這個和土,燒金子就能把里面的銀吸走,你們將軍的金子就能流出來,重鑄金條金錠。”

    “把銀吸走?”

    “對,銀,這偽金只能摻銀,現在銀都在土里,等把金都分出來,在拿個坩堝放進一點鉛,就又能把銀勾出來。”

    老匠人說著很是自得,道:“用這樣的法子,金銀都是毫厘具在!”

    陳沐緩緩點著頭,眼里露出恰到好處的敬仰,這確實很有智慧,接著就聽老匠人感慨道:“你們將軍是真富,這金有的足色有的不足色,老兒還沒見過這么多金銀……聽說將軍府要招家匠,是真的么?”

    陳沐在心里暗笑,果然已經傳出來了。

    他要從這些趕來服勞役的工匠里再招募一批家匠養著,這次這些天南海北最優秀的匠人受工部調令趕來,為期不過一年,一年后會再換一批過來,因為是勞役,所以沒人給他們酬勞,宣府地方所需供給的也只是給他們提供食宿罷了。

    陳沐養一批人,就是要從中挑出一部分給予月俸,長長久久地跟在自己身邊干活。

    “當然是真的,不過想做將軍的家匠很難啊,只有技藝最好的匠人才能選上,你們會來一千多人,將軍只招二三十個。”陳沐挑著眉眼笑道:“月俸銀一兩,家里有學徒的每人另給米面一石,平時在軍器局管事,有宣府地方供給食物。”

    “要是將軍有特別命令做工,每個工時給銀二分的酒茶錢,做成了還有不等的獎賞。”

    待遇對工匠群體來說,絕對優渥,各項獎勵加到一起,再合宣府管吃,相當于一月凈收入三四兩,這甚比他們自己開個作坊收益還高了。

    老匠人狠嚼兩口檳榔,操著湖廣口音道:“這都是最好的匠人!給將軍做家匠,能不能免班匠和勞役?”

    “那肯定免啊!”陳沐哈哈大笑,他就知道匠人最關心的就是這事,這些最優秀的匠人都是因為沒錢繳納工部的班銀,才只能來宣府工作,他揮手道:“朝廷的勞役銀,鎮朔將軍給!”

    “什么時候招人!”老匠人回頭看了一眼忙碌的工地,急道:“老兒有四個兒子,都有這手藝,將軍收下老兒絕對不虧!”

    “別著急,等人都來了,到時候會統一通知的。”

    陳沐高高興興地走了,兩年,兩年招出個家匠營,天底下還有什么是他造不出來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