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開海 > 開海最新章節 > 第六十四章 十倍

開海 第六十四章 十倍


    傍晚日暮的火燒云映照血紅江面,南岸江畔血水沒腕。手機端

    叛軍被援軍攻殺措手不及,戰力更是遠不能及,被明軍一路沖回江畔,為逃命撲進江淹死者數百之多。士氣早崩潰,明軍繼續殺戮,直至最后剩下四百多人跪地告饒,這場戰事才真正結束。

    隨處可見赤條條的尸首,明軍沒有繩索,扒了尸首的衣裳,將俘虜捆著在江畔跪成幾排。

    陳沐屁股下尸首堆疊,他似乎很快習慣古戰場可怕的殺戮,撐著入鞘佩刀垂頭注視鮮紅血水繞過腳下,在卵石縫隙匯成小河向江畔流去。

    鄧子龍在旁邊對坐,除去身甲胄任由部下軍卒包扎傷口,問道:“怎么沖進來救我?”

    “鄧某這些年走遍江西福建廣東,所見衛所軍凈是些膽小鬼。”說罷鄧子龍自嘲地嗤笑一聲,“你陳總旗與他們不同,白千戶也與他們不同!”

    我不膽小?

    尸橫遍野的古戰場,魏八郎腰懸三顆垂血首級在不遠處舞長槍歡呼雀躍。

    陳沐對此一笑置之,轉過頭對鄧子龍道:“救你是因為怕死啊,當逃兵是要被殺的,陳某剛殺了二十多個逃兵。我要是跑了你活下來,肯定要殺我。我沒想帶兵沖陣——我是想把你救出去一塊逃!”

    陳沐真是這么想的。

    他可以拼命但不會送死,救鄧子龍是拼命,沖不可敵之陣是送死,陳總旗在心里把這個算的很清楚。

    但在鄧子龍看來,這個驅炮車呼號入陣的總旗是膽量大的可怕這時還有閑心說笑,惹得他哈哈大笑傷口掙開吃痛戛然而止,面容極其精彩。

    和鄧子龍起來,陳沐身可以說是毫發無損了。

    除了先前守備新江橋時臉被碎石濺射,要不了多久能痊愈的劃傷。這次據守江畔根本沒有多少近身接戰的機會,何況算接戰,只要心思不亂,格斗的底子還在,尋常三五賊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是被人用卵石砸了幾下,身帶著些烏青。

    遠處新江橋的戰事也在援軍加入戰場稍后平息,新江鎮恢復以往的平靜,陳沐聽見有營兵劫后余生嚎啕大哭,他對鄧子龍問道:“鄧把總,那些援軍是什么人?”

    以往若問及軍事問題,質量與數量,陳沐大多數時候會偏向數量,好像此次戰事,三千多叛軍強攻岸邊,沒銃沒炮,硬是把鄧子龍四百多營兵殺傷大半,如果不是援軍感到他們要全軍覆沒。

    這支援軍改變了陳沐的想法。

    援軍數不足兩千,但隊列相合,號令嚴明,仗炮擊轟鳴駭人,突殺而下。一隊雖十人卻勝過叛軍數十,卒伍之間性命相托吉兇相救,殺人一百自能不損一人。

    陳沐對這支軍隊的來路是有所猜測的,但他找了很久沒在這支軍隊看見戚繼光的獨門兵器狼筅,所以才會開口問鄧子龍。

    “廣東參將王如龍,這位長官脾氣很臭誰也不服,廣州府藩臺臬臺他都不放在眼里。”鄧子龍朝遠處衣甲鮮明的軍隊望了一眼,眼神意味復雜,對陳沐小聲說道:“跋扈的很,你小心些不要惹他。”

    藩臺臬臺說的是廣州府的布政使與按察使,都是一省行政長官,稍次于總督、巡撫,位高權重。

    依照鄧子龍的說法,這個參將的性情是真桀驁。

    “王如龍?”陳沐暗道一遍這個名字,細細回想他卻確實不曾聽說過,遂道:“我還以為是戚將軍來了,沒想到廣東也有這樣的雄兵!”

    鄧子龍笑了,傷勢包扎好緩緩披甲,道:“王參將是戚家軍,這些兵是他在廣東新募,與戚家軍同源同種,只是戚將軍的戚家軍要他們厲害些。”

    “戰場是我輩武人覓官爵的好去處,七八年前王參將還在義烏田心率徒眾挖礦,后來投戚將軍立下大功,人們都說他是戚家軍第一猛將。”鄧子龍穿好甲衣,緩緩搖頭,“算是戚將軍手里一條大龍,戰場再勇猛,也敵不過官場飛來的冷箭。”

    哇!七八年從白身升任參將,這還是有冷箭,那沒冷箭是啥,七八年升任總兵嗎?

    陳沐轉頭望向遠處的戚家軍,心里這位王參將的身形又偉岸了些,但緊跟著被鄧子龍一句話打回現實。

    “我從廣州府出兵時,王參將還在牢里呢。”鄧子龍說這話時語調極為平淡,仿佛這件事該這樣一般,道:“等打完仗,你回清遠衛、我回廣州府,王參將——呵,接著回廣州府大牢。”

    這,還有這操作?

    陳沐還以為戰時殺賊平時入獄的待遇只有崇禎時的孫傳庭,原來這會兒已經有先例了?

    “這,鄧把總,這是怎么回事?”

    鄧子龍看陳沐好的模樣,皺眉片刻,見左近無人便展演一笑,隨后道:“這事早傳開了,告訴你也無妨。”

    “前幾年倭寇為禍東南,戚將軍奏請三十萬兩購制戰船,送到朝廷變成三百萬兩還被批準,銀子卻兩年都沒撥下來。”

    鄧子龍哼笑一聲,看著遠處的戚家軍道:“戚將軍不做聲,王參將卻受不了,向朝廷請奏大罵官吏貪污,惹怒首輔與言路,落得如此下場。”

    “這造船餉,是被貪污,還擴以十倍的貪污?”

    陳沐想象不到這得多大的膽子才能做出這種事,接著見鄧子龍搖頭道:“這鄧某不知道了,但決計不是貪污,沒有誰會冒殺頭的膽子為貪些銀子,把軍餉擴以十倍,若貪污貪三十萬兩好了,干嘛要擴以十倍呢?”

    “這些狗屌事,鄧某可不懂,嘿……”鄧子龍混不吝地笑笑,突然望向遠處對陳沐提醒道:“哎,陳總旗,你家千戶叫你了!”

    陳沐轉過頭,便見白元潔正在遠處向他招手,有蠻獠營軍士正跑過來喊他。再回頭,鄧子龍不見先前八卦模樣復做矜持,嚴肅地對他拱手道:“多謝陳總旗戰場相救,鄧某銘記五內,等這仗打完,鄧某定去清遠衛叨擾,還望總旗不要見怪!”

    “鄧把總言重了,千戶相召,在下先過去了。”

    只不過,白元潔的軍令并沒有王如龍的故事那么動聽,僅一句話,便令陳沐如遭雷擊面色難堪……

    -

    注:王如龍事宜,出自戚繼光《止止堂集》《祭王參將》一。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