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開海 > 開海最新章節 > 第六十三章 撼山

開海 第六十三章 撼山


    鄧子龍一定是看見自己如何處決旗下逃卒了。

    不明里領受督軍之任的陳沐這樣想著,提刀在陣后游曳。

    真讓他砍死逃兵未必做得到,但下令往往親自執行要容易些,但也僅僅是容易些。

    親自執行更難,旗軍鄉勇挺著長矛逼在向前沖鋒的營兵身后,刻意保持著超過十步的距離,不斷逼走一個又一個因膽怯而后退的營兵。

    沒人想殺人,尤其是殺兩個時辰前還跟自己吃著一鍋飯的同袍明軍。

    “敢后退殺了你,沖鋒,沖啊!”

    哪怕不曾陣的鄉勇都變得兇神惡煞,挺著長矛向前躍躍欲試,色厲內荏地逼回幾個逃卒。

    四面八方到處是喊殺聲與哭嚎。

    戰事膠著。

    陳沐剛聽明白鄧子龍那句‘別讓他們看見船走’,叛軍看見了,陳沐也看見了。

    在百虎齊奔勁射頭頂,在快槍齊出大盾擁,在鄧子龍奮身沖突揚刀殺敵——陳沐看見敵陣最后的叛軍因前軍為鄧子龍殺敗,軍不斷后退,推擠著他們滾下江灘。

    有人丟下銹跡斑斑的農具,丟下他們僅有的兵器哭著喊著淌水奔跑,甚至扒開衣服泅水妄想追帶著水波漸行漸遠的船隊,卻只能被江水狠狠拍回岸邊。

    悍不畏死敢于正規軍直面生死的亂民害怕了,恐懼、驚慌乃至惱怒,無需言語他們的動作神態與江畔甚至壓過戰場的騷亂瞞不過陳沐的雙眼。

    他們一個接一個重復著追趕船隊的妄想,又一個接一個自江畔重新站起,絕望地回到戰陣,向明軍,前赴后繼。

    陳沐看得清楚,這幾千叛軍被他們的首領拋棄了。

    “沐哥,這,這是?”

    邵廷達氣喘吁吁地趕來,他從新江橋押幾門炮前往軍,又從新江鎮軍押幾門炮趕到江畔軍兩段路功夫局面已翻天覆地。看著陳沐旗軍挺著長矛逼營兵沖鋒,還以為是內訌了,頓了頓才反應過來,回頭指著身后火卒道:“炮,五門炮,白千戶留下發熕,別的都在這!”

    都在這,提刀巡行給部下色厲內荏彈壓營兵的鄉勇旗軍們壯膽的陳沐回頭掃了一眼,四門佛朗機一尊碗口臼炮,三木箱大小石彈鉛彈放得散亂,五尊火炮倒是一字排開威風凜凜。

    這節骨眼炮有屁用!

    “佛朗機往后推推,那玩意用不,碗口炮,碗口炮有用!”陳沐拍后腦勺,佩刀插在地遠指翻在一旁的百虎齊奔車架,急道:“莽蟲你快帶倆人把那車架推過來!你們幾個,佛朗機給伍端送過去,讓他派人,派援軍過來!”

    鄧子龍的人殺得快排出一字長蛇了,勉強封住叛軍向岸殺來的陣勢,但眼看要不了多久要被數不盡的叛軍吞沒。

    造反的投降多半是個死,誰都清楚他們脖頸子掛的別管對營兵還是衛所旗軍來說都不是腦袋,那是閃閃發亮的銀子。如今船隊被叛軍首領調走,成了背水一戰,降是多半死,戰卻未必死——都瘋了。

    正常打仗叛軍早潰敗了,可新江灘涂絕佳的防守地點正成一處死地,新江背水,船艇離去絕了叛軍潰逃的路,人多勢眾破罐破摔。

    如果說下船時他們還是一群剛穿鞋想給自己掙件衣服的叛軍,現在是兩三千光腳的乞活者,誰能攔住他們?

    推著木車瘋跑的邵廷達對陳沐叫道:“沒有援軍,橋叛軍增兵,伍首領快受不住了!”

    陳沐大驚失色,轉頭望向新江橋軍方向,此時哪里還有軍,發熕炮不知什么時候起早不再怒吼,炸歪的炮管幾近斷裂,旁邊躺著幾個生死不知的炮卒,卻不見白元潔蹤影。

    “總旗,總旗啊!白千戶有令,敵攻新江橋太猛,無力馳援。”派去報信的旗軍與付元一同趕回,一路喊叫連鞋都跑掉了,“千戶都準備親自陣了!”

    “新江橋有多少人,伍端兩千人守不住?”

    陳沐瞪大眼,猙獰臉面活像惡獸擇人而噬,接著見付元湊近小聲道:“好幾千人,橋強攻的橋下泅水的到處都是。總旗,卑職以為守,守不住。”

    陳沐狠瞪了付元一眼,不等他說什么邵廷達那邊已大聲喊道:“沐哥,裝好了!”

    斧頭在木車搗出個能塞進碗口炮的窟窿,火炮塞滿大石彈小卵石,火藥捻子露在車后。邵廷達推著木車望過來,怒目圓睜滿頭大汗。

    “沖進去……”陳沐抽出刀來左右看看,揚刀向前吼道:“救出鄧子龍,再說其他!”

    四五十名旗軍鄉勇護在炮車兩翼,隨陳沐下令直朝鄧子龍與敵廝殺之地沖去。沒人敢站在炮車前面,更沒人敢站在炮車后頭,這木架車開一炮恐怕車都被后坐力震散架了。

    陳沐沒辦法,他除了沖進去把鄧子龍拔出來什么都做不了,潰軍越來越多他的旗軍已經攔不住了,鄧子龍深陷敵陣想退也退不出來。

    鄧子龍身邊僅剩百余營兵,四面八方都是爭先恐后撲來的叛軍,根本看不見敵軍還有多少。部下一個接一個在眼前倒下,他握刀的手虎口已崩,身平添數創。

    他曾與窮兇極惡的倭寇作戰,也曾鎮壓各地叛軍,但新江橋這個坎兒,興許是過不去了。

    面對龐大叛軍決死一戰,即使再堅韌的悍將,也只能有心無力。

    “把總,援軍殺進來啦!”

    猛然聽見這句,鄧子龍向后撤出兩步,由麾下營兵補位置,轉頭便見陳沐揚刀劈翻攔路叛軍,在快速推進的車前高聲大喝著讓沿途營兵讓路,引旗軍護炮車一路撞進陣形。

    “鄧把總讓路,點火發炮!”

    炮車轉眼穿過密集軍陣,邵廷達舉火引燃火炮,左右都避開老遠,留下塞滿卵石的炮口對準沖鋒而的叛軍。

    砰!

    轟!轟轟!

    炮口冒出巨大硝煙,大石彈推成片卵石幾乎貼臉噴在叛軍陣前,當先幾名叛軍直接被打成篩子,火炮后坐力不出意外地將木車轟穿,震起漫天木屑。

    但火炮不止一聲,好似山間回響,震耳欲聾。

    身后半空,大片飛石曳出駭人尖嘯轟落在各處叛軍陣,宛若滅頂。

    “萬眾一心兮,群山……可撼!”

    后方震天炮聲軍樂嘹亮,陳沐聽見這聲咆哮時自亂軍陣回頭,幾處山腰硝煙漸散,山麓有頂盔摜甲將官立馬揮刀,數不盡明軍自各道列長陣攻入敵陣,所向披靡。

    援軍已至!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