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開海 > 開海最新章節 > 第六十二章 督軍

開海 第六十二章 督軍


    新江對面半山腰響鼓三通,官道更多叛軍涌出朝新江橋攻去,亂軍在陸攻橋迅猛,江船隊也同樣撞開緩緩沉沒的漁船殘體向岸邊攻來。手機端

    李亞元今日對新江鎮,勢在必得。

    “敵軍將官在山,發熕炮轟他!”

    白元潔才不管李亞元在不在對岸山頭,只要讓火炮朝傳出鼓聲的地方轟準沒錯!

    說起這大炮,實在戰事當前,否則白元潔一定要陳沐叫到近前斥責一頓,哪兒有雙方還未曾交手先想著把炮運到軍的?自己部下親信臨戰的反應讓白副千戶非常不滿——他這是打算逃跑!

    白元潔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陳沐麾下那一支對他言聽計從的旗軍究竟是怎么練的?

    一群令行禁止的兵,一個散漫膽小的將!

    明珠暗投!

    不過這種時候四門佛朗機與一門碗口炮對白元潔來說是真沒用,但大發熕炮卻實實在在的能讓他打到對方軍所在山腰,當下便向炮卒下令用發熕炮不停向山腰轟擊。

    打不打得準再說,至少要嚇住對面將領,給他添些麻煩。

    另五門炮俱為短炮射程不足,白元潔統統命邵廷達再帶火炮送到陳沐固守的江灘。

    炮未至,江岸已接戰。

    “下船,沖殺官軍!”

    腦袋系著頭巾身著破舊鐵甲的叛軍武官揚刀于船舷高喊,數以百計的叛軍自船撲下水,吶喊著守軍聽不清的咆哮,趟江水向岸兇猛奔來。

    俗話說人過一千,扯地連天。

    躋身戰陣的陳沐透過友軍袍澤肩頭縫隙粗略望去,只覺整個明朝的男丁像海浪般朝他們洶涌拍來。

    頭戴四方平定巾足蹬錦鞋手握短刀的仆役,身穿皮甲頭系巾攥腰刀的衙役、布衣赤腳舞鋤頭的農夫,甚至還有拿長棍的挑夫、揮舞鐵叉的漁民、拿小鐵錘的匠人與礦徒夾雜其間。

    當然也少不得揮舞大旗的軍戶,這些人毫無陣勢地沖擊在前方鄧子龍營兵的陣形邊緣,鏖戰在一處。

    論作風兇悍程度,他們不遜營兵絲毫。即使在缺少遠射兵器與毫無組織的情況下,仍舊能給營兵帶來可怕的傷亡,盡管這是以自身傷亡更加慘重的代價完成的,卻也足夠令所有人膽戰心驚。

    長弓攢射、鳥銃齊鳴,營兵盡管轉瞬傷亡數十,陣腳卻依舊穩如泰山,追隨鄧子龍從江西打到廣東的配合默契,快槍從長牌縫隙間戳出去,陣陣硝煙冒起在陣線前沿,憑借火器與長弓一次一次對敵軍形成緩慢而有序的殺傷。

    叛軍什么都沒有,他們在甲械甚至不北山那幾百叛軍。

    鄧子龍立在陣后,這一次他沒有親率部下沖鋒,而穩居后陣指揮部下營兵。陳沐旗雖也至江畔待命,但員額不足,既有去給白元潔送炮的、也有去給伍端送口信的,算鄉勇才堪堪百人,難以形成有效戰力,被鄧子龍留軍不發,僅挑幾個腿快的充當傳令。

    鄧子龍說:“敵軍雖多,后勁不足,殺他三五百人,叫他滾回江里!”

    陳沐也能看出這點,叛軍雖有兩三千人卻毫無組織,似乎僅僅得到一條軍令是進攻,只要守軍能在江岸據守一刻,一旦敵軍傷亡過多,自會潰退回江,到時追擊是一面倒的屠殺。

    “陳總旗下旗軍準備好火箭,聽令行事。”

    隨鄧子龍下令,百虎齊奔車被旗軍推至陣后,左近幾名旗軍抱兩匣一窩蜂嚴陣以待。這正合陳沐的想法,兵法說以正合、以勝——正是堂堂之陣,帶給敵軍持久死傷,直至士氣瀕臨崩潰。而,則是短時間出乎預料的龐大傷亡。

    近二百支瞬間發射的火箭,是鄧子龍手最能接近這一目標的武器。

    軍令旗招展,在鄧子龍調兵遣將,前軍營兵雖不過數百軍士,卻在千登岸敵軍的沖擊下借助壕溝木壘壓住陣腳。不過敵軍終究勢大,逐漸從守軍無法全面封鎖的兩側邊沿形成彎月形壓制之勢。

    鄧子龍卻恍如未覺,抬手指著江畔敵船道:“敵軍已盡數下船,現在把他們逼回江!陳總旗,鄧某有兩個號令,先自兩翼聽令燃一窩蜂、稍后再聞令便以百虎齊奔摧其軍,隨軍沖鋒則大事可……糟了!”

    原本穩操勝券的鄧子龍話說一半突然變臉,陳沐隨他目光望去,戰場局勢并無變化,整茫然間卻見敵船不再下兵后朝江心快速劃去,數百艘船僅分出數十條朝蠻獠營戰船迎去,其余皆向來時方向速行,看去像老鼠見了貓一般。

    “這……”

    陳沐心想這是好事啊!敵軍將領見到不可速勝居然帶著船隊逃跑了,可為何鄧子龍如此驚駭憤怒?接著便在耳邊聽到鄧子龍揚刀怒吼。

    “陳總旗,速燃一窩蜂,放百虎齊奔!別讓他們發現船已經走了,快!”

    一窩蜂在兩翼邊沿向敵軍射去,三十多支火箭一通亂射,右翼后陣擠前陣的叛軍登時被打蒙,緊跟著被隨即沖的十幾名營兵殺傷二十多人,陣形眨眼被殺出缺口。

    左翼戰果并不理想,一窩蜂射出時正有三名叛軍撲,其二人在五步距離里被火箭射成刺猬,身插七八支箭甚至被火藥噴著向后退出數步倒在陣,其余火箭也不知胡亂飛到哪兒去,旋即捧著一窩蜂的旗軍便被叛軍刀劈斧砸轉眼砍翻在地。

    但軍不負期望,手持長牌的盾手自正兩側閃開,露出百虎齊奔猙獰臉面,百支火箭剎那飛出,射翻三名躲閃不及的己方營兵,接著近百火箭曳出尖嘯扎在最密集的敵軍陣,接著爆出片片硝煙。

    從軍望去,半個敵陣在剎那里都被硝煙籠罩。

    硝煙來得快也去得快,等硝煙散去,在叛軍眼的營兵已是另一副模樣。

    持長牌大盾的營兵閃出右手雁翎刀,在他們身后放冷銃的快槍手已將矛頭裝好,自盾手身側前突而來。

    在后方,鄧子龍手擎大旗揚刀直指,高呼下令率親隨直奔戰場。

    “陳總旗率軍督軍,回頭者殺無赦;營兵聽令——將他們逼進江,一個不留!”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