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黎明之劍 > 黎明之劍最新章節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干擾

黎明之劍 第五百七十三章 干擾


    夏日已經臨近尾聲。

    夜晚的流火星座開始向著西側的天空偏移,暑熱開始從整個王國中退去,每日清晨和傍晚的風都變得涼爽而令人愜意,幾場豐沛的雨水之后,秋日的氣息便一天比一天臨近了。

    玄奧復雜的魔力符文如繁星般漂浮在半空,用于顯示符文結構的水晶裝置被固定在合金打造的基座上,表面閃爍著魔力的輝光,一陣低沉的嗡嗡聲在實驗室中回響著,卡邁爾靜靜地漂浮在那些虛幻的魔力符文之間,雙眼位置的奧術光輝一如既往地明亮。

    這里是符文研究院最大的分析室,今天的工作任務,就是解析精靈帶來的那些技術資料。

    數名符文研究院的資深符文師在一旁抄錄著幾個關鍵節點的符文結構,而一位高高瘦瘦,有著燦爛金發的男性精靈則站在卡邁爾身旁,這位精靈的目光偶爾會落在卡邁爾身上顯然,一個強大的奧術生物令這位精靈魔導師分外在意。

    卡邁爾卻沒有在意精靈魔導師的目光,他幾乎全部精力都放在那些剛剛轉譯、解析出來的符文上,在仔細觀察了它的核心結構之后,他忍不住說道:“班納大師這個凈化陣列的核心機理是某種……調率和共鳴?”

    “您說的很對,卡邁爾大師,”被稱作班納的精靈魔導師點點頭,“通過對混沌魔能的長時間研究,我們發現它在本質上其實仍然是一種魔力,而非此前所認為的‘污染性極強的廢能’,既然是魔力,就有可能通過重新調率和共鳴的方式來將其秩序化,這就是‘凈化’的思路。”

    卡邁爾的目光落在那些符文虛影之間,他的語氣漸漸有了一絲激動:“也就是說,你們是將魔力視作一種‘波’來處理的而且成功了?!”

    “‘波’……”精靈魔導師突然愣了一下,意外地看著卡邁爾,“你們也引入了這個概念?!”

    “……我們還是在不久前才引入這個概念的,而且目前仍無法證實這一點,只能作為猜想,”卡邁爾嗡嗡地說道,“我們在解析重構傳訊法術的過程中應用了魔力的波動特性,從數學上和實例上,它的波動性都得到了證實,但我們還缺乏關鍵的證據可觀察的證據。”

    “我們在四十年前引入了這個概念,大星術師薇蘭妮亞提出了魔力是一種波動的假設,并通過幾種奧術魔法的法術模型推導出了純凈奧術魔力理論上的波長范圍,她的理論是凈化陣列的基礎但令人遺憾的是,我們也沒能取得可觀察的證據……”

    卡邁爾突然轉過身來,目光灼灼地看著眼前的精靈魔導師:“你們遇上的也是干擾?”

    “你們也遇上了?!”名為班納的精靈魔導師語氣中不無驚訝,此刻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不在卡邁爾的奧術之軀上這位來自白銀帝國的精靈從未想過,在遙遠的大陸彼端,在異族的國度中,在全面衰退的人類社會,人類魔法師們竟然也在研究著魔力的本質問題,更沒想到人類的研究竟然已經如此深入,甚至也遇到了精靈所遇到的瓶頸!

    “干擾無處不在,整個世界都籠罩在強大的魔力環境中,以至于根本無法觀察,”卡邁爾也驚訝于精靈竟然在進行著和人類一樣的研究,這就仿佛在荒漠中獨行的旅人突然遇到了目標相同的旅伴,他那早已不再跳動甚至早就不存在的“心臟”仿佛都重新悸動起來,“你們設計了怎樣的實驗?”

    精靈魔導師在短暫驚愕之后迅速冷靜下來,他沒有隱瞞這方面的問題:“薇蘭妮亞大師設計了一個干涉實驗我們制備了純凈的奧術能量源,確保它只有極少量的‘雜質’,隨后將奧術能量匯聚成束打向一個晶格,晶格用抑魔水晶薄片制成,上面預先留有相隔很近的兩道窄縫。理論上,純凈的奧術能量在通過抑魔水晶薄片之后會表現出波動性:從兩道窄縫中穿過的魔力波應當相互干涉,并在涂覆著顯影塵的投影板上形成干涉條紋……”

    “但是只有一片白噪,是嗎?”卡邁爾緊跟著說道,“任何投射在觀察界面上的圖案都被更加強烈的自然魔力場覆蓋了,就如在強光下觀察一束弱小的微光般不現實,事實上那微弱的純凈奧術能量甚至很可能壓根沒來得及抵達投影板,就在中途被環境中的魔力場中和掉了……”

    班納遺憾地嘆了口氣:“正如您所說,實驗失敗了。看來你們也……”

    “我們也設計了類似的實驗,實驗思路還是塞西爾公爵提出的,”卡邁爾嗓音低沉,“我們也未能觀察到干涉條紋,但數學告訴我,它本應存在的。”

    精靈魔導師有些意外:“高文塞西爾公爵在魔法領域也有如此造詣?”

    “公爵學識淵博,而且在七百年的靈魂離體狀態下接觸到了超凡的知識和智慧,”卡邁爾心悅誠服地說道,“只是……他也無法解決自然環境魔力干擾的問題。說起來,你們有試過禁魔力場么?”

    “最高級別的禁魔力場也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魔力反應,同時對施術者的精神力施加干擾,以阻斷施法過程而已,魔力本身是無法禁絕的,”精靈魔導師苦笑著搖了搖頭,“我們也嘗試過用昂貴的抑魔水晶制造一個‘暗室’,來阻斷自然界中的魔力,但受到工藝限制,我們沒辦法保證整個暗室的完全隔離,而只要有一點點泄漏……干擾就如魔鬼般出現了。”

    卡邁爾能想象到精靈們為了打造這樣一個“暗室”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由于自然魔力的無孔不入,魔力干涉觀察實驗必須保證觀察者自身也處于暗室環境中,而一個能夠容納觀察者的暗室,哪怕空間再局促,也是一個體積巨大的“箱子”,抑魔水晶的昂貴還是其次,要加工如此巨大的水晶,并保證它沒有任何“泄漏點”……顯然超過了精靈的工藝技術。

    連精靈都無法辦到,人類恐怕更辦不到。

    “我們下一步的目標是求助于奧古雷部族國的妖精族,妖精們體型小巧,可以鉆進很小的暗室內,小一些的暗室是有可能加工出來的,”班納嘆息著說道,“但很難說我們能不能找到愿意幫忙的妖精,畢竟……他們非常不喜歡被關起來。”

    ……

    高文坐在書桌后,靜靜地聽完了卡邁爾的報告。

    “……領主,綜上所述,精靈們遇上了和我們一樣的問題自然環境中的魔力干擾。”

    “真是魔鬼般的干擾啊……”

    高文輕聲感嘆著,心中思緒起伏。

    魔力的本質到底是什么?

    這個問題自從他揭棺而起之后不久就開始糾纏著他,那無處不在的自然力量,那看似無窮無盡的龐大能源,在帶來便利之余也讓高文深深疑慮,一直以來,他都想搞明白魔力的本質和來源,而直到現在,他和他的科研團隊所取得的成果仍然寥寥。

    他們現在只能確定,魔力的來源與天空中的“太陽”脫不了干系,而它的本質……“或許”是某種波。

    是的,盡管已經有了一些應用上的實例,比如魔網通訊技術,也有了一些計算結論,但對于這種切實存在的“事物”,只要一天找不到可觀察的現象,就一天不能徹底確定它的定義,在現階段,高文和卡邁爾只能說魔力,“或許”是某種波。

    這是一種令人遺憾的局面。

    它就在那里,它的性質,它可能的本質,已經呼之欲出,然而最關鍵的觀察卻成了阻擋在研究者面前的最大障礙,自然界的魔力無處不在這帶來了魔法技術的迅猛發展,也帶來了某些研究項目中的巨大困難。

    高文能想到的、用來驗證波動性的經典實驗就是雙縫干涉實驗,他知道地球上的雙縫干涉是如何實現的但在這個世界,這個經典的實驗卻難以得到驗證,因為自然環境中的魔力覆蓋了所有的觀察現象。

    自然界中的魔力強度,遠遠強于實驗過程中那兩束穿過狹縫的奧術流,它在反射板上形成了一片白噪,理應產生干涉的純凈單向奧術流被徹底抹去了存在痕跡,而基于同樣的原因,觀測魔力版“泊松亮斑”的實驗也未能成功。

    精靈們的思路或許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建造一個暗室,想辦法屏蔽自然界的魔力干擾。

    然而這并不容易。

    在地球上,想要避免自然界的強光影響觀察干涉條紋,只需要用遮光的材料進行遮擋即可,但在這個世界,能夠阻擋魔力的自然物質極端稀少且難以加工,昂貴的抑魔水晶是能找到的最符合要求的材料,它可以切切實實地阻擋魔力,雙縫干涉實驗中的擋板就是用它制造的,但要把抑魔水晶加工成一個暗室……哪怕在剛鐸時期,也難以輕易辦到。

    “其實我還有另外一個方案,”卡邁爾說道,“利用更強大的奧術源,讓穿過雙縫的能量超過自然界的魔力基值,這樣或許就能在暗室之外觀察到干涉條紋或者哪怕觀察不到,能觀察到兩道燒灼痕跡也好,至少我們能驗證魔力到底是不是波。根據我的計算,現有的虹光炮是完全符合這個條件的。”

    “我也想過這個方案,但這個方案的前提是我們要找到比抑魔水晶更穩定、更強韌的材料,”高文眉頭皺起,“抑魔水晶雖然能阻擋魔力,但終究有承受極限,虹光炮那種東西……會燒毀任何擋板的。”

    卡邁爾沉默下來。

    高文則在短暫思索之后問道:“那位提出魔力波動概念的精靈星術師,是叫薇蘭妮亞么?”

    “是的。”

    “僅僅四十年……作為一個精靈,她今日應該還在為精靈王庭效力吧。”

    “是的,根據班納白羽所說,星術師薇蘭妮亞至今仍然在為精靈王庭效力,并且在持續進行魔力波動說的研究,同時她也是‘凈化陣列’的研發人員之一。”

    “精靈們走在我們前面……如果能和他們達成更深一步的合作就好了,”高文輕輕嘆了口氣,“卡邁爾,你認為……利用宏偉之墻殘存的魔力連接,再加上我們的魔網通訊終端,以及一套轉譯裝置,我們可以和白銀帝國建立遠程通訊么?”

    “這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想法,但我可以試一試。”

    高文點點頭:“那就去試試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