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543章 男生與女生


    這是段艱辛的歷程。【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夏新感覺自己經歷了世上最羞恥,也是最恥辱的事。

    他是頂著一干店員怪異,驚訝,羞辱,變態等等帶有一切負面情緒的目光,站在鏡子前,讓舒月舞比劃的。

    舒月舞則是提著一堆花花綠綠的女生衣裙,在夏新面前一件件樂此不疲的對比著。

    “不行,不行,顏色不搭。”

    “這件好像太大了。”

    “這件太寬了。”

    “這裙子又太沒氣質了。”

    在比劃了半天,挑戰了夏新羞恥心的極限之后,才勉強選定了一件。

    所以,在重新來到街上的時候,兩人已經完全換了副樣子。

    夏新穿著一身粉色的蕾絲裙,裙上鑲著精致的花紋,鏤空了不少部位,再綴以復雜多樣的美麗褶邊,就裙子而言,確實相當的漂亮。

    這也是當然的,光這件裙子就花了舒月舞8000多呢。

    然后腦袋上還戴了頂時尚的女士太陽帽,帽子比較大,一眼望過去,只能看到夏新的嘴唇,再配上一雙細巧的小高跟,相當的有淑女氣質。

    反觀舒月舞,則是一身咖啡色休閑的運動裝,運動衫,運動褲比較肥大,完全掩蓋了她妖嬈誘惑的身段,頭戴一頂棒球帽,長發完全藏進了后背的衣服里,蹬著一雙配套的咖啡色運動鞋。

    如果這樣看,其實她還是個英姿煥發的大美人,偏偏她還搞了兩撇小胡子黏在了嘴唇上,配以那雪嫩的沒有半分瑕疵的肌膚,頓時就給人一種翩翩濁世佳公子的感覺,少了幾分嫵媚誘人,多了幾分筆挺的英氣。

    沒錯,兩人現在是“性別互換”了。

    就連這頂太陽帽,也是夏新拼死抵抗,寧死不屈,才得來的,被人看到臉的話,他以后還怎么混。

    走了幾步,夏新忍不住問道,“我說差不多可以了吧。”

    “噓,不許說話,都還沒開始逛街呢。”

    “已經逛半小時了吧。”

    這對夏新來說是個嚴厲的考驗,他現在是恨不得拿帽子直接把臉蓋上,這舒月舞忒能折磨人,整個一磨人的小妖精。

    “半小時那能叫逛街,那不才剛剛出門嗎,噓,不要多嘴,出門在外要聽‘藍’朋友的知道嗎。”

    “……平時怎么不見你聽我的呢。”

    “平時是平時,今天是今天,不許反駁,今天一天你都是女朋友,這是你自己答應好的懲罰。”

    舒月舞說著還伸手一把懶住了夏新的腰,裝作一副老成的模樣壞笑道,“小妞,你這一臉嫌棄的眼神,莫非你還敢有意見不成,本大爺今天嫖定你了,來,先給本大爺笑一個。【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夏新一臉面無表情的回答,“大爺請自重,小女子只賣身不賣藝。”

    “只要惹的本大爺高興了,賞錢大大的有哦。”

    “不需要。”

    “……”

    兩人逛了會街,舒月舞嘀咕著“餓了”,拉著夏新去吃了頓KFC,沒錯,仿佛怕人看不到一般,就坐在最引人注目的,大門口旁邊的位置,還很恩愛的喂著夏新,“啊——,張嘴。”

    對此,夏新從頭到尾都保持著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隨舒月舞高興。

    他在想另外一件重要的事,舒月舞的存在簡直就像是為了證明,天賦的作用遠大于努力,努力了也不一定能成功,但有天賦,你不努力,也能成功,努力練習什么的已經完全沒有意義了。

    這讓夏新稍稍有些不爽。

    以致于走出KFC的時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直到舒月舞拉了他一下,“我們去玩那個吧”,夏新才回過神來。

    一看之下,發現是女生們很喜歡玩的大頭貼機器,機器前還排著一對情侶,兩對女生。

    “你在跟我開玩笑是嗎?”

    夏新怎么可能會答應,打扮成這樣,他已經沒臉見人了,再拍下照片,留下罪證,那他只能懸梁自盡了。

    “有什么關系嘛,去玩嘛。”舒月舞抱著夏新的手臂就往那邊拖。

    夏新當然不肯,“你想都別想。”

    “去嘛去嘛~~~”

    “不可能。”

    舒月舞改抱住夏新的腰想拖,但她力氣沒夏新大,拖不動。

    夏新可是抱著寧死不屈的精神拼死抵抗的。

    終于,舒月舞咬牙松手了,“好,這是你逼我的。”

    “拜托,是你在逼我好嗎。”

    “那就別怪我了,”舒月舞沉下小臉,壓低聲音道,“你信不信我現在大喊,有變態,有男扮女裝的變態,你覺得會有多少人圍著你拍照?”

    夏新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氣,“要這么狠?做這么絕?”

    舒月舞陰沉著小臉,“這是你逼我的,誰叫你不聽我的。”

    “……這跟事前說好的不一樣。”

    事先明明說好不脫帽子的,夏新這才接受的,反正戴著帽子,也沒人認得出他。

    舒月舞揚了揚好看的眉毛,驕傲道,“此一時彼一時。”

    說著還一把,抱住了夏新,生怕夏新跑掉。

    軟玉溫香入懷,曼妙的香氣縈繞鼻間,夏新沒有絲毫的貪戀,只想著努力的推開舒月舞,“喂,大街上別摟摟抱抱的,誰才是變態啊。”

    “恩哼?把帽子拿掉你說誰是變態?”

    “這不公平,憑什么女扮男裝就不是變態,男扮女裝就是變態?”

    夏新再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性別歧視。

    這簡直是社會對于男性的惡意!

    舒月舞抬起小臉,沖著夏新一臉的壞笑,“我也不知道,要不我們采訪下附近的路人吧。”

    “……”

    在罵了幾句,卑鄙無恥,陰險狡詐,說話不算話之后,夏新終究還是屈服了。

    這女人太陰險了……

    兩人排了會隊,就進去了。

    舒月舞做了些女生標準的嘟嘴賣萌剪刀手動作,然后還有湊到夏新身邊,兩人臉貼著臉,或者噘嘴要親吻的動作,還有用食指輕佻的挑著夏新下巴的動作,“來,小妞,給大爺笑一個”。

    玩的不亦樂乎。

    至于照片中的夏新,從頭到尾都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或是木然的盯著機器,或是嫌棄的瞥著舒月舞。

    舒月舞也不介意。

    拍完后,兩人拿到了一大堆不同背景花色的大頭貼照片,舒月舞把照片分成兩份,一人一半,夏新直接就給塞進附近的垃圾桶了,他永遠不想再見到了。

    舒月舞盈盈笑著,“開心點嘛,今天可是你成為我女朋友的重要日子,就算想把頭靠在我的肩膀撒嬌也不要緊哦。”

    夏新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你再調皮,過了今天0點會哭的很有節奏的。”

    “你是在嚇我嗎?”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

    舒月舞討好的笑道,“我知道,你才不會為這點事生我氣呢,是吧,小新新。”

    “……”

    兩人接著還去看了場關于愛情與自由的電影,夏新是全程不知道電影在講什么,一直低著頭,防止引人注目,不過,他的衣著實在有些搶眼,很有青春美少女的味道,頻頻惹人回頭。

    舒月舞則是一邊吸著果汁,一邊吃著爆米花,看的津津有味。

    散場出來的時候已經晚上9點了,天空一片漆黑。

    隨著人群走出電影院,一股濃郁醇厚的烤肉香撲鼻而來。

    舒月舞摸了摸肚子,一臉無辜的眼神望向了夏新,撒嬌道,“肚子餓了。”

    夏新掃了眼烤肉店門口,估計是電影剛散場的原因,一大堆人在那排隊,建議說,“我覺得回學校再吃比較妥當,不然排隊的時間可能趨向于無窮大。”

    “可是我想吃。”舒月舞可憐巴巴的望著夏新,那漆黑明亮的眼神中,蕩漾著星星點點的光芒,像是只被人遺棄的可憐小貓。

    夏新無奈的嘆口氣,“那我去排隊吧,你在這里等下吧。”

    舒月舞頓時展演一笑,興奮的沖夏新揮揮手,“好,早去早回哦,小新新。”

    “……”

    夏新察覺出舒月舞今天興致很高,并不想掃她的興,點點頭就過去了,果然是因為比賽贏了高興嗎?

    舒月舞眼睜睜的看著夏新過去排隊,感覺前面真是個龐大的隊伍,夏新也不是那種會跑上去插隊的人,估計得要些時候,就左右看了看,站到了旁邊的路燈下,方便夏新看到。

    其實,她本以為夏新會在“男朋友排隊,還是女朋友排隊”這問題上跟她辯駁下今天誰是男朋友的,不過夏新顯然不是這么小氣的人,沒在這種小事上跟她計較。

    心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該對他好點呢,不過有時候玩起來,玩的太開心了,就根本剎不住車了。

    舒月舞視線一瞥,很輕松的就在排隊的人群中找到了夏新的身影,她也說不出那是種什么感覺,就覺得夏新身上有著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很輕松的就能發現他。

    明明,看上去很普通,真是奇怪了……

    正胡思亂想間,三個看起來像是出來逛夜市的,吊兒郎當的男生從她身前走了過去,擋住了舒月舞的視線。

    三人有些詫異的視線投到了舒月舞的身上,在定到舒月舞身上的時候,就移不開目光了。

    “你們說這是男的還是女的。”

    “白癡,哪有這么俊的男的,肯定是女的。”

    “不可能,女的怎么會有胡子。”

    “我就不信有這么英俊的男的。”

    “看嘴唇我賭她是女的。”

    “看手也知道,漬漬,男的哪有那么好看,又滑又嫩的小手,這也太白了。”

    “不不不,肯定是俊俏的男的,上次我就看到個比我們校花還漂亮的男的,嗎的,我看了都心動,賊漂亮。”

    “打賭。”

    “成,我賭200塊,男的。”

    “我賭300塊,女的。”

    幾人說話間已經嬉皮笑臉的圍了上來。

    “美女,……還是美男?認識下唄。”

    舒月舞收回思緒,美眸一瞥,退后了一步,沉聲道,“你們想干嘛?得罪我可會有苦頭吃哦。”

    話音剛落,T恤男生就已經高興的跳了起來了,“哈哈,這么好聽的聲音絕壁是女的,我贏了。”

    旁邊的長袖男生不肯了,“我不信,哪能用聲音判斷啊,說不定人家是裝的呢。”

    “那你還想怎么樣。”

    長袖男生眼睛一斜,稍微想了想,露出了一副色瞇瞇的表情,望著舒月舞,“嘿嘿,我覺得吧,要看一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其他方法都不靠譜,就一個方法比較靠譜……”

    T恤男生問道,“什么方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