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1981章 午時三刻


    聽完殷香琴大致的敘述,夏新也就明白了。

    所謂茜兒殺了殷香琴的父母,看來是真的。至

    于理由,大概也能猜到了。這

    里也無所謂冷血不冷血,不管那是不是她親生父親,感情這種東西是要從小培養的,又不是與生俱來的。

    顯然,在茜兒心中,與她有感情的,只有殷香琴一個人而已。不

    過不管原因為何,殷香琴那么愛她父母,茜兒做出這種事,也難怪殷香琴完全不原諒她,不認她這妹妹了。“

    茜兒……”

    夏新小聲嘀咕了句,心中很是擔心。

    本來茜兒說要來找自己的,卻一直沒來。

    他擔心茜兒會落入殷振華手里。

    不過,茜兒好像在天機閣里,又有老夫子在,應該沒事吧。

    夏新也不確定。他

    也沒辦法再靠近。

    因為剛剛他去頂街那邊探的時候,發現周圍布滿了兵力,都在等殷香琴回去。

    所以,暫時是沒辦法靠近天機閣的。“

    明天白天人流會多很多,我們明天喬裝打扮下,看看能不能混進去吧,……不過,即使混過去,也進不了天機閣,我覺得,那老夫子脾氣好差。。”

    因為月華仙說那是死局,在老夫子自己不打開生門的情況下,誰也進不去。

    殷香琴有些感慨的垂下視線道,“老夫子從以前就是火爆脾氣,修身養性之后,已經好多了,不過,我跟老夫子,關系還挺不錯的,老夫子從很早以前就經常會送些好吃的,好玩的給我。”

    夏新大致聯想了下就知道,老夫子喜歡月華仙,那月華仙又是殷香琴的姑姑,還對殷香琴特別照顧,寵愛有加,老夫子自然會來討好殷香琴。

    這倒是個好消息。

    察覺殷香琴面色有異,夏新疑惑問道,“怎么了?不準備去管茜兒嗎?”殷

    香琴輕輕搖了搖頭。

    現在真正的問題是,即使接到茜兒,又要怎么跟殷振華斗。對

    方的背后可是圣主。

    圣主已經是明確表示立場不要殷香琴,要支持殷振華了。

    如果圣主真能命令諸子百家的話,那殷香琴是沒有任何勝算,哪怕加上夏新也一樣。無

    非多一個送死的罷了。這

    事情比較無解,夏新也沒任何辦法。“

    等明天過去看看情形再說吧。”

    頂街那邊,白天人流大,也不容易盯梢,夏新感覺稍微打扮下就能混進去。“

    先不說茜兒那邊,也不要管圣主,如果想奪權的話,百家的學派,你想找誰?”

    “名家……與道家吧。”

    殷香琴與這兩家掌門比較交好。

    倘若沒有圣主,她有百分百的自信,爭取到這兩家的支持,當然還有其他百家也很有機會。前

    提是,沒有圣主站在另一邊的話……“

    那今天就先好好休息,養下精神吧。”兩

    人剛從雪山回來,幾天下來,精神跟肉體都消耗到極限了。夏

    新現在只想睡個安穩覺,補充下精神。省

    的到時候打架的時候,連跑都跑不了。

    雪山幾天殷香琴在那睡覺,夏新是真的走的油盡燈枯了。他

    說完就站起身準備出去,“那你先好好休息吧,”

    殷香琴馬上緊張的站起身問道,”你要去哪?”

    “我就在外邊房間睡一下,總不能一起睡吧。”“

    ……哦。”

    殷香琴這才反應過來,坐下來,點了點頭。

    夏新出去的時候,順帶把這間臥室的門給關上了。

    他就在外邊拿四方桌,跟墻邊的桌子拼湊了下,隨意的將就了。夏

    新也不是什么養尊處優的命,什么地方沒睡過啊。

    有沒有床,有沒有被子,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他只需有個躺的地方,有個靠的地方就足夠了。

    夏新腦海里不斷閃過,茜兒,水水的身影,他很擔心茜兒,總覺得茜兒跟夜夜有種莫名的相似,這讓他越發思念天邊的夜夜。令

    他不明白的是,他發現自己也很擔心水水,很擔心那笨丫頭受傷。

    還有茜兒要讓自己做的事,要讓自己見的人到底是誰?

    還有殷家的基因,不是說殷家是妲己流亡至此,傳承下來的嗎?就

    是說妲己是他們的先祖,那這覺醒圣主又是怎么回事?

    還有最后一朵彼岸花,到底被誰拿走了?夏

    新心中有兩個人選,最大可能是殷振華,其次是星冥,這兩人應該是最知道,殷香琴需要彼岸花的。星

    冥大概會保存下彼岸花,殷振華就不確定了……他

    實在是太累了,帶著這種種困惑,就這么進入了夢鄉……而

    殷香琴就不怎么睡的著了。

    一是她實在不習慣躺這塌上,膈應的她腰疼。

    二是她在外邊睡的夠多了,現在心事重重的情況下,就不怎么睡得著了。

    還有,睡在這,她也沒有什么安全感。

    她說不出為什么沒安全感。明

    明在野外都跟夏新一起睡過的。現

    在回到家了,反而不適應。她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胡思亂想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事。

    然后驚訝的發現,剛剛夏新站起來要走的時候,自己居然隱隱有些擔心,害怕。怕

    夏新就這么把她送回來,管他自己就走了。

    殷香琴覺得自己一貫不是軟弱的人,為什么在這時候會害怕?她

    不明白。她

    怎么也睡不著,就爬起來,悄悄打開房門看了下。

    發現在外邊黑暗而簡陋的大廳里,夏新就這么躺在桌子跟墻壁的木桌拼成的長桌上,甚至連腳都放不了。倒

    是睡的很安穩。

    看到夏新,殷香琴發現自己下意識的有一股心安的感覺。

    殷香琴如幽靈般,一步步來到夏新身邊,就這么看著夏新的臉,

    她覺得真是世事難料,以前覺得這是自己有生以來的頭號敵人,不僅讓自己顏面掃地,自己還弄不死他。想

    不到最后陪在自己身邊的,居然只剩個他。

    思索間,殷香琴眼角余光發現了點異樣。

    她在夏新的腰帶間,發現了點金色的東西。

    她并沒有擅自去動別人東西的習慣,但這東西她有點熟。

    殷香琴伸過小手,輕輕的抽出那金色小牌子,這才發現,“咦,這不是姑姑的……金色銘牌嗎?”

    “她明明說過留著給我批真正的命格批言的,為什么?”殷

    香琴看的是個背面,下邊確實陰陽家的陰陽記號。然

    后翻到正面,發現是“絕世無雙”四個大字。“

    這是他的命格批言嗎?”

    殷香琴小聲嘀咕著,“批言倒是囂張的很……”

    倒不是把命格批言,特地刻下來會有什么用,她只是單純的覺得好看,當初才問月華仙要的……

    思索間,殷香琴發現夏新稍微動了下,嚇的她連忙把銘牌放了回去,跟小貓似的飛快逃回房間里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確認了夏新就在外邊,這次殷香琴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兩人都起的比較晚。

    夏新起來時發現,殷香琴還在睡覺,就去洗漱了下,然后就出去買早餐了。當

    然,是戴著帽子,遮住了大半邊臉的,雖然周圍并沒有自己的通緝頭像,可還是謹慎點好。

    然后,夏新才在包子店買完早餐就聽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頓

    時急急忙忙的就往回趕,也顧不得殷香琴還在睡覺,直接把她推醒了。殷

    香琴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可愛的伸過小手揉了揉眼睛道,“怎么了?我還沒睡夠呢。”

    昨晚她可是大半夜才睡的。“

    出事了,殷振華昭告天下,要夷平天機閣,給老夫子3個小時時間考慮,要么交出茜兒,要么就要他的命。”

    殷香琴頓時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他敢動老夫子?”老

    夫子在世外凈土的地位,跟一派掌門差不多,他創造了很多東西,為世外凈土的大家帶來了很多的便利,其本身學識,武功,機關技巧,都是世外凈土頂尖的,也代表了世外凈土的一種文化。世

    外凈土是文化的保存地,殷香琴完全不敢相信殷振華敢這么做。

    “據說他昨天也找過老夫子,派了很多人進天機閣,但沒有一個能出來的,讓他這家主顏面掃地,大街上都有人嘲笑他呢。”“

    再加上新官上任三把火,目前已經請示了圣主,召集了百家的人,圍堵天機閣,攻城車都出來了,市民都過去看熱鬧去了。”

    “他瘋了?居然敢對老夫子下手!”

    殷香琴是又驚又怒。連

    忙爬起身,爬到一半才發現自己僅僅穿著個肚兜呢,又連忙把被子給蓋上了,羞紅著小臉道,“你,你先出去……”“

    ……好。”夏

    新在外邊等了會,才看到殷香琴穿戴整齊的出來。

    然后遞過一頂帷帽,示意殷香琴戴上。帷

    帽是一種傳統帽飾,圓形的帽檐會垂下一道紗簾,好似面紗一般,擋住你的臉。這

    在世外凈土也是一種普通的帽飾,被一些傳統女性所鐘愛,所以殷香琴戴上也沒有什么太特別的。但

    那一身窈窕的身段,與動人的氣質,還是很容易引起人注意。現

    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兩人快速的趕去頂街。

    過去的時候,就發現,街道四周已經站滿了人,到處都有百家的弟子把守。

    當然,最引人矚目的還是遠處那隨時待命的一排攻城車。

    包括投石車,弩車,炮車,沖城錘。所

    有車對準的目標自然都是天機閣,看起來聲勢極其浩大。而

    在正前方則擺著一個大大的日晷,也就是古時候用來測量時間的大型時鐘,只是上邊是用“子丑寅卯”等來計時的。

    甚至臺前還有個飆形大漢在大喊著,“老夫子,家主有令,速速出來受命,否則,午時三刻一到,定讓天機閣從此成為歷史。”那

    氣勢,可完全不是開玩笑的。殷

    香琴頓時皺了皺眉,“……真是瘋了!他想讓世外凈土淪為戰場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