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1884章 家里


    夏婠婠娓娓道,“我自認看的書夠多了,對于各種正史野史也算頗有些了解了,以前因為感興趣夏家的歷史,對夏家的各種古籍也全部借閱過。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但我想遍了腦子,翻遍了歷史,也找不到,跟夏家先祖同時期的杰出縱橫家。”

    夏初妍想了想道,“那有沒有可能人家是隱藏起來了,不為功名,不為社稷,隱居去了,所以歷史都沒記載,像我這樣,心境到了一定地步,對功名利益看開了。”

    夏婠婠搖搖頭道,“要做鬼谷弟子是極為嚴苛的,每一位都是當代仁杰,鬼谷的核心思想是縱橫捭闔,翻復天下,以天下為棋盤,為天地之人為棋子,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鬼谷出來的人,每一個都能攪的天下天翻地覆,他們有一句名言是,五行陰陽開天地,縱橫捭闔定聲息!可想而知其理想之浩大。”

    “有說他們是攪亂天下作亂的妖孽,但也有說他們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我較傾向前者,唯有戰亂,才是實現他們自身價值最大的平臺。”

    “一個沒有野心的人,一個想著隱居的人,又為何拜入鬼谷門下,又是怎么得其思想真諦而藝成出山的呢?”

    夏婠婠覺得這不太可能。

    “可事實是,沒有任何記載啊。”

    夏初妍翻了翻手道,“有沒有可能他剛下山遇到一幫山賊土匪,直接被殺了。”

    “怎么可能啊。”

    夏婠婠再次搖頭道,“鬼谷每代必有兩個弟子,兩個弟子一縱一橫,互為對手,夏家先祖被譽為當時天下第一高手,能與他做對手然后出師的縱橫家,會死在一幫山賊手里?”

    “這個……”夏初妍眼睛轉了轉道,“既然是夏家先祖是天下第一高手,那又知道自己有個最大的對手,是我的話,他下山第一天我砍死他,省的他以后跟我作對。”

    “……你這想法,倒是有些可能,雖然我覺得夏家先祖很善良,但有時候時勢所趨,為了大義,為了避免以后生靈涂炭,或者其他多余的麻煩,有時候確實是要犧牲小你,成全大我的,是我的話,也會選擇直接做掉對方。”

    “是吧。”

    夏初妍對于自己的想法很得意,高興的直點頭道,“我說是這樣嘛。”

    “嗯。”

    夏婠婠點點頭,認為這種可能是有的。

    畢竟不是每一只雄鷹都能長大,去搏擊長空的,夭折的也不少。

    再一次把腦海里的思緒理了理,夏婠婠這么轉過小臉,望著遠方的天空,喃喃道,“目前搞不明白的有,夏雪嫻,夏夜,天使基因,鬼子基因,一分為三的鬼子基因,鬼子基因補全,還有冷家,當時的戰亂,傳說雙宿雙飛的夏冷先祖,先祖轉世,褒姒轉世……”

    說道這,夏婠婠忍不住的長嘆口氣,“為什么,我總覺得這些事里其實隱藏著一個極大的謎團,或者說,一個秘密。”

    夏初妍無所謂的回答,“你想太多了,你是因為想太多,老把簡單的事想復雜化,才容易把自己陷進去,你忘了那件事了?”

    “什么事?”

    “那個,每天吃素的人,突然有一天吃葷了,你去深思她為什么今天不吃素,要吃葷,今天是節日嗎,還是為了祭奠什么,又或者特別的意義,是食物問題,還是她的問題,她是為了隱藏什么?實際,答案很簡單,她只是心血來潮想吃次葷,僅此而已。”

    “你把簡單的事情,想的太復雜了。”

    “……”

    這個例子夏婠婠無法反駁,因為是真實發生過的。

    她也只能感慨的回一句,“人嘛,總有出錯的時候,永遠不錯的,只有獨裁者。”

    ……

    ……

    至于夏新。

    他此時正遭受著公開處刑般的羞恥感。

    起因是兩人抱著安靜的靠了會,享受著無聲勝有聲的寧靜之后,憶莎想了想,讓他打電話給蘇曉涵,讓蘇曉涵訂明天的飛機過來。

    憶莎明天處理點雜事,后天走了,她希望兩人交個班,也好有人照顧夏新。

    當然,被憶莎這么直勾勾盯著,夏新是不想打的。

    不過憶莎一句,你不打我打吧,嚇得夏新還是自己打了。

    夏新想著,也是個電話,告訴下對方,讓對方過來,三句話能解決的事。

    只可惜,曉涵不這么想啊。

    夏新讓她明天過來,她當然很高興。

    可兩人這么久沒通話了,難得打通電話,她當然不舍得交代一下事情這么掛掉。

    所以聊了。

    蘇曉涵靠在窗戶口,深情的說道,“新,我好想你。”

    這種時候該怎么回答,通常該說,“我也想你”,吧。

    可問題是,憶莎靠在夏新旁邊,貼在他耳畔,聽著他聊天呢。

    還一副“說啊,你倒是說啊”的表情。

    這讓夏新怎么說的出口。

    他只能轉移話題問道,“最近直播怎么樣。”

    “還好啊,沒什么事,每天照常直播,你那個朋友好厲害,大部分事都是他安排的,也是他教我做什么,他告訴我你哪怕再傷心,再難過,再不開心,面對直播的時候也要開心,要把高興帶給大家,大家是來看你開心的,不是來跟著你難過的,不開心的時候,多想想開心的事,我總是會想起你……”

    夏新知道曉涵說的是郭明達。

    郭明達的辦事能力毋庸置疑。

    “然后呢,我還從直播學習快樂,別去管那些罵人的話,其實我直播也挺開心的,可以跟這么多人一起聊天,一起說話,一起玩游戲,感覺很開心。”

    蘇曉涵說到這,聲音一下低了下來,“是……常常會想你,每晚都想你,我現在你一個親人了。”

    “……”

    夏新聽到這,其實很想說點什么。

    可旁邊憶莎這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呢,尤其是那眼神仿佛是在問,“哦,親人?哪種親人,是哥哥妹妹的親人,還是干哥哥,干妹妹的親人,還是什么?”

    這讓夏新感覺特羞恥。

    在忍受了憶莎足足3分鐘的盯視之后,夏新終于忍無可忍,起身去陽臺了。

    出去的時候順帶把落地窗給關了。

    憶莎還想跟出來,夏新一手把門給堵住了。

    憶莎咬緊牙關推了幾下,死也推不開,狠狠瞪了夏新一眼,放棄了。

    然后一伸手,直接從里邊把門反鎖了,再把窗簾一拉來了個眼不見為凈,管自己回沙發繼續看電視了。

    夏新不管她,哪有人聽別人說電話的,多羞恥啊。

    他這么靠在陽臺,跟蘇曉涵淡淡的說了幾句,同時安慰她不要傷心,算父母不在了,自己也會照顧她的。

    直到永遠。

    基本大部分時間都是蘇曉涵在說,夏新在安靜的聽。

    倒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只是慣例的蘇曉涵在說些生活遇到的事,同時,對于明天能過來表示很興奮。

    可這么簡單的聊天,隨便聊聊到了12點多。

    如果不是夏新提醒蘇曉涵早點睡覺,明天乘飛機過來,她還能聊到凌晨兩三點。

    掛電話,夏新本以為陽臺門還鎖著,還想著打電話給憶莎讓她開門呢,只是隨便一推發現門開了。

    沙發并沒有憶莎的身影,倒是茶幾,還放著那沒吃完的披薩。

    旁邊還留了張小紙條。

    “披薩給你熱了下,餓了吃點吧,晚也沒吃多少,我先睡了,記得洗漱再床,尤其不許發出聲音吵醒我,不然我會……”

    然后旁邊配了個尖牙利嘴的魔鬼圖案。

    看的夏新忍不住的笑開了。

    雖然也只是把外賣熱了下而已,卻是讓夏新莫名的覺得挺溫馨的。

    居然也會有人做好東西等他。

    一般在這家里都是他做好東西等別人的,這讓夏新很有一種,暖暖的類似家的感覺。

    當然,如果她能自己動手燒更好了。

    不過,暫時不要求那么高了。

    這也讓夏新忍不住的幻想,會不會有一天,夜夜跟雪瞳都回來了,然后……一個家……

    一個無憂無慮,平安,而快樂的家,客廳里,夜夜總是纏著自己,雪瞳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憶莎還是一副懶散的模樣,那是夏新所期望的全部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