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英雄聯盟之絕世無雙 第1536章 最大的創傷


    一秒鐘記住【盤龍】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咳咳,咳……”

    夏新被可樂嗆的連連咳嗽了好幾聲。

    看張峰幾人都疑惑的看向自己,他只能尷尬的解釋道,“喝太快了,喝太快了。”

    夏新噴了一屏幕的可樂,他摸了摸口袋,并沒能找到紙巾,同時小聲對祝曉萱解釋道,“不要瞎說。”

    祝曉萱笑了笑,說道,“等下,我去買紙巾。”

    另一邊扳人已經開始了。

    夏新是在5樓,也需要扳人,現在是10個扳位的時代。

    其實夏新被家族的事纏了很久,真的很久沒玩了,這10扳版本。他只看過,1把都沒玩過呢。

    雙方扳選很快,兩邊扳了一大堆ad輔助,前6扳扳掉了霞,洛,錘石,大嘴,復仇之矛,風女。

    然后對方隊伍,首先搶掉了露露。

    現在是香爐版本,所以,給盾的輔助是相當的強勢,至于之所以扳掉錘石,明顯是針對吳子文的特長。

    曾俊疑惑問道,“這對面,有點意思,蚊子,你還能玩什么輔助?”

    “沒事,你們先選,最好先搶小炮。”

    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夏新剛想說點什么,祝曉萱已經飛快的跑回來,把盒裝抽紙巾放到桌上,抽出兩張,微微前傾,俯下身幫夏新擦著屏幕,擋住了夏新的視線。

    本來這也沒什么,只是,祝曉萱一前傾,胸前的大白兔就完全壓在了夏新的腦袋上。

    夏新感覺不對,連忙說道,“沒事,我來吧。”

    “濕乎,我幫你拉。”祝曉萱客氣的拒絕了。

    夏新就感覺那兩團軟軟完全壓在了自己腦袋上,晃來晃去的。

    他覺得……這很不適合玩游戲。

    夏新都沒看對方陣容,慌張的選了個自己擅長的刀妹。

    他并不清楚現在強勢的英雄是什么,不過,他也從不看什么英雄強勢就是了。

    最后的陣容是。

    上單:慎對刀妹。

    打野:皇子對豬妹。

    中單:發條對卡牌。

    ad:維魯斯對小炮。

    輔助:露露對寶石。

    從陣容也能看出來,對方知道我方會進行單帶,所以選擇了強開團的陣容,不管是皇子。還是維魯斯,都是開團的,而且,一開團慎就能下來,即使單帶,慎也不虛。

    夏新隨口問道,“這隊伍實力怎么樣。”

    他努力的讓自己把注意力從后邊那兩團柔軟上移開。

    “實力很強的?”吳子文回答。

    “還能比閩江更強嗎?”曾俊不屑。

    不過,閩江那時候,夏新打ad,夏詩琪打的上單,這才勉勉強強贏的。

    現在夏詩琪不在,夏新不僅打的是上單,而且也很久沒玩了,游戲這玩意,一段時間沒玩,就手生的很。

    “上單實力怎么樣?”

    后邊的祝曉萱回答,“個人實力一般,打團發揮不錯。”

    “哦。”

    夏新最喜歡這種個人實力一般的,他通常線上就能打崩對方。

    夏新渾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就坐在他對面的對方上單給記恨上了。

    劉一偉現在是一臉的不爽。

    因為兩隊就是相對而坐的,透過縫隙,他能清楚的看到祝曉萱就這倚靠在夏新身上,跟夏新貼的很近。

    嗎的,我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你一個新來的,打個比賽,你跟美女靠那么近干嘛,你想吃豆腐啊?

    劉一偉差點沒叫起來,讓祝曉萱離夏新遠一點。

    旁邊的打野周童,疑惑的望著他,“怎么了,看你臉色不好啊,沒事,等會多幫我抓上,我弄死這孫子。”

    “……”

    嫉妒,已經使劉一偉面目全非。

    他心中發誓非要殺夏新不可。

    雙方的上路也是打的異常激烈。

    慎的前期能力還是很強的。

    刀妹跟慎打了個五五開。

    不過,夏新的個人能力還是擺在那,他在3級的時候跟慎對拼,靠著q技能,躲過了慎第二輪cd好的嘲諷,直接反打。

    打出了慎的閃現,刀妹也閃現跟上,眼看就要一擊把慎給殺掉,被旁邊草叢eq出來的皇子,一個eq閃,給挑飛了,這雖然沒傷害,卻是讓慎跑掉了。

    刀妹自己也被皇子給活活a死。

    夏新送出了一血。

    “哎呀,差一點……”傳量體自下隱攻量。

    這讓夏新很無奈的拿起可樂,這才發現可樂已經沒了。

    “等下,濕乎,我去給你買可樂。”

    沒一會兒,祝曉萱就拿著可樂,還有巧克力,餅干回來了。

    劉一偉透過縫隙看了下,面目更加扭曲。

    接下來,刀妹還是壓著慎打,仿佛剛剛死掉的不是刀妹,而是慎似的。

    不過也沒敢過河,夏新發現自己意識有點差,怕被抓。

    對面也確實常來關照他。

    然后,在6分鐘后,夏新又死了。

    “我的天,手抖了。”

    夏新閃現進塔e。一套連招,eraqa最后一下平a,a塔上了,沒把慎a死。

    被絲血慎反嘲諷,開個劍陣給帶走了。

    很尷尬的又送出一個人頭。

    “啊,好可惜。”

    祝曉萱在后邊感嘆。

    “太久沒玩了,手有點生。”

    以前的夏新是絕不會犯這種小錯誤的。

    夏新有些郁悶的看著自己的黑白屏,手上拆著餅干,他并不喜歡輸,怎么剛上場就發揮這么不好呢。

    剛拆開餅干,祝曉萱在后邊已經幫他剝開德芙巧克力,伸過細長白嫩的小手,把巧克力遞到了夏新嘴里,“濕乎,吃塊巧克力,補充下體力,累壞了吧。”

    祝曉萱的手都伸到夏新嘴里。

    對面的劉一偉是看的更窩火了。

    他第一次感覺到殺了對方,不僅沒有任何成就感,還一肚子火的。

    他差點沒喊出來,這才不到10分鐘就累了?你腎虛啊。

    夏新餅干拆到一半,人物就復活了,連忙放下餅干,又出門了。

    他稍稍有點貪吃了,這也跟他最近身體虛弱。這打游戲又挺消耗腦力,體力有關系,夏新又感覺到餓了。

    這次,他決定要謹慎點,再死就太丟臉了。

    然而,劉一偉決定今天不殺夏新誓不為人。

    刀妹跟豬妹抓了波慎,慎太肉了,并沒能抓死,主要豬妹大招空了,傷害就不夠了。

    然后慎聯合皇子發條抓了波上,皇子一個大把沒閃現的刀妹蓋進去,配合發條大,慎嘲諷,很輕松的越塔擊殺了刀妹,后邊的豬妹也只能干看著,不敢上前了。

    夏新再次陣亡,畫面一片黑白。

    他只能很郁悶的繼續去拆餅干,“感覺沒什么狀態。”

    倒是后邊的祝曉萱很高興的又拆了塊巧克力遞到夏新嘴邊,喂了進去。

    “濕乎,這三包一,你也沒辦法的,又不能怪你,還是吃點巧克力吧。“

    劉一偉感覺對面這不是來比賽的,這是來旅游的吧。

    有這么隨意的隊伍嗎。

    還帶家屬喂飯?

    每次對面人一死。就瘋狂吃東西,后邊還依偎著一個美女喂吃的,又是端茶又是送水。

    夏新咬了兩塊餅干,祝曉萱還主動幫夏新把可樂擰開,“濕乎,喝點水吧。”

    “恩。”

    夏新剛想接過,發現,“復活了。”

    連忙買好裝備就出門了。

    祝曉萱就俯下身。把可樂瓶湊到夏新唇邊。

    “沒事,我自己來。”

    “沒事,你打吧,別耽誤比賽。”

    劉一偉很想大吼,別耽誤比賽?你倒是別打擾人家比賽啊,你們這樣喂食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我還沒女朋友嗎,還就坐在我對面秀給我看?

    祝曉萱簡直不要太溫柔體貼,又是喂吃的,又是喂喝的,幫著擦屏幕,幫著拆零食。

    沒事做的時候,他就靠在夏新身上,飽滿的胸口貼在了夏新的腦袋上,微微俯下身子,一手托著下巴。安靜看著夏新比賽。

    看的對面的劉一偉是要多羨慕有多羨慕。

    不過,這個刺激其實算小的,主要是,在又殺了夏新一次之后,祝曉萱又有活干了,趁著夏新休息,又是幫這個,又是幫那個。

    活脫脫一個標準溫柔乖巧的女朋友典范啊。

    嫉妒,已經使劉一偉不僅面目扭曲,心中更是怒火中燒,他感覺心中被捅了一刀又一刀,還被撒上一層有一層的鹽。

    “別管這上單了,他裝備慢了,團戰也沒用了,千萬不要再殺他了。”

    劉一偉怕再殺夏新,他自己會先氣的把電腦砸了。

    每殺對方一次,對方就會在他心口捅上一刀。

    然后,憤怒跟嫉妒,給予了他無窮的力量,讓他這一把超常發揮的,猶如戰神下凡,團戰屢戰屢勝。

    曾俊幾人分帶也沒能帶起來,夏新的實力也有限,不僅英雄限制。自己發揮也很差,好幾次的操作失誤,團戰處理失誤,導致這一把在堅持了30分鐘之后,居然輸掉了。

    由對方拿下了勝利。

    “啊,好可惜。”

    “我的鍋,我沒打好。”夏新主動接鍋了,“太久沒玩……算了,確實沒打好。”

    夏新決定不給自己找借口,自己沒打好,對方上單也確實打的挺不錯的。

    張峰笑笑,“算了,輸就輸了吧,盡力就好,第二名也有2000塊呢,不就少3000嗎。”

    “……第二名也有錢嗎?”

    “當然啊。”

    曾俊一臉不爽。“不過,老六,你還是要請客的,這把賴你,作用太小。”

    “是是是,我請客。”

    然后,幾人就紛紛起身,直接離開了。

    網吧的前臺過來采訪對面的mvp上單選手。

    “請問,劉一偉同學,你這把打的真是相當出色,是什么給了你如此大的動力,讓你發揮超常,你這把比之前所有的比賽都打的精彩,是面對最后總決賽給你的壓力,壓力越大,動力越大是嗎。”

    “不是。”

    劉一偉一臉面無表情的回答。“是我心口的傷痛,驅使著我必須贏下比賽。”

    “心口的傷,難道你受過很嚴重的傷嗎?是什么樣的傷呢?”

    “就在剛剛,對手女朋友,給他喂餅干,遞可樂的時候,這是我有史以來受過的最嚴重的傷。”

    “……”

    底下一下笑開了。

    劉一偉搶過話筒道,“我必須指責這種在比賽中秀恩愛的不仁道主義。憤怒的情感告訴我,已經輸了人生,不能再輸了比賽,所以我必須要贏。”

    主持人有些尷尬道,“……好像是,蠻心酸的話題啊。”

    劉一偉聲淚俱下回道,“當然,我要讓對方明白。我單身20年的手速,不是他比得了的,游戲跟女朋友不可兼得,我并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我是為了電競,而放棄了找女朋友。”

    劉一偉說的都哭了,他是那個恨啊……

    尤其恨這種打比賽,還帶個女朋友的……

    女前臺一臉尷尬。“那個,真是……太偉大了,讓我們為他這種精神鼓掌。”

    “……”

    而此時在門口的張峰一行人,正在商量去哪吃夜宵呢。

    “那個,里面怎么這么多掌聲,好像在說我們呢。”

    “是在夸我們嗎?”

    “好像是在說老六?”

    “在夸老六?”

    “不知道。”

    “別管他們了,先想想去哪吃慶功宴吧,老六請客。”

    “恩恩,算我的,算我的。”

    夏新一臉尷尬的點頭,他對于里邊的話是聽的清清楚楚,自己不經意間,給人家造成了這么大心理創傷嗎……

    夏新忽然發現,如果沒有夏家,沒有月舞,自己現在,是不是就跟他一樣呢……

    大概那就是自己本來的未來吧……

    而旁邊祝曉萱則是笑的一臉甜蜜,不時的看夏新一眼,小嘴跟抹了蜜糖似的……

    盤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天津11选5怎样看号